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专栏 > 谢燮:水运业应用区块链的可能突破方向

谢燮:水运业应用区块链的可能突破方向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334 谢燮 2018-05-10
        眼下,区块链已成为业界广为关注的热词。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广泛应用,它对众多行业产生了深刻影响。从水运业来看,一些企业也纷纷“试水”。对此,有专家指出,虽然区块链技术应用尚处于初级阶段,但未来它将为水运业发展带来巨大变革。那么,未来水运业的突破方向在哪儿?
        1、 大企业与国际化的难点
        众所周知,水运业的中间环节十分繁杂,利用新技术来改造水运业早就被提上日程,但总让人感觉收效甚微。这源于水运业天生的两个特征:第一,利益主体众多。水运业的产业链条十分长,牵涉造船、经纪人、航运公司、港口、代理、金融、保险、船舶管理等主体,尤其是,这些主体中,有长期以来形成的大型企业,比如班轮公司、造船厂以及港口企业,在瓶颈约束时期不断催大的水运企业形成了固有的运作模式,要打破长期以来形成的利益格局,需要强有力的技术变革以及制度变革;第二,跨国运作。水运产业链,还有包括一关三检的诸多政府监管方,尤其水运也是一个跨国运作的行业,货物需要跨国各国的边境线,而各国的贸易自由度和营商环境又各有不同,这决定了水运业的复杂性。水运流程的复杂性,往往是由货物跨国边境时政府的监管造成的。而要改变政府的监管模式,也需要长时间的博弈,还牵涉各个国家背后的经济、社会乃至政治。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一定是在那些最容易“燃烧”的地方先“烧”起来。大企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应用区块链,能够带来部分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节约。但是,水运业的痛点并不在企业内部,因此其能够解决的问题也很有限。当然,市场低迷期水运业的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把过去企业诸多的外部问题变成了内部问题,然后由大企业通过使用区块链促进内部运作流程的优化,这也是一条路径。在此意义上,企业合并、吞并导致的行业集中度提升也有积极意义。
        通常来讲,大企业自身的运作惯性使得其在应用新技术方面很难获得成功,尤其是对现有运营模式有巨大改动的新技术。因此,区块链在大企业的应用,如果能够成功,也仅仅在效率上做到一定程度的改进,而不可能进行重大的创新。因此,国际海运领域,必然面临“一关三检”的惯性管理,区块链所推动的技术进步一定会与“一关三检”的惯常模式发生冲突,让区块链的应用面临难以突破的困难。
        综上所述,要让政府改变运作和服务方式很难,其中有部分勇于创新的人愿意改,但是大多数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阻止“技术替代劳动”的想法,再好的新技术也很难短期内获得成功。国际供应链更是如此,要打破跨国之间的贸易壁垒和非贸易壁垒就更难了。
        2、碎片化市场是可能的场景
        当前,水运业拥抱区块链的通常是大企业,比如行业翘楚马士基。马士基与IBM的新合资公司目的是联合开发一个全球贸易数字化平台:global trade digitization platform,平台将有助于解决跨境和贸易区内货物运输方面的需求,使信息流更加透明简化。马士基集团首席商务官柯文胜先生(Vincent Clerc)表示,提供一个中立开放的数字化平台,以安全和便捷的方式交换信息的潜力是巨大的,这将使整个供应链的所有参与者受益。柯文胜也将出任该合资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士基作为航运业务的主要参与方之一,如何保持中立以及如何接纳其他竞争对手,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区块链应用于水运业,只有找到恰当的应用场景,才能获得好的发展。商业模式的任何设想都没有意义,需要拿到市场中去检验,需要与用户进行无数轮次的磨合和迭代。到底谁是最终付费者事先都不知道。
        如果从避实就虚的角度来思考,区块链应用于水运业的领域,最可能是首先在内河水运领域,市场碎片化和上下游企业之间的互害行为刚好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来解决,在模式再造过程中,没有大型企业对利益格局的改变产生巨大的反作用力,也没有“一关三检”的监管反作用力。因而,相应的应用更可能在内河领域得到应用。杨磊则认为,现阶段区块链技术真正的应用场景,既不在于货(贸易),也不在于船,而在于“箱”。因为关于“货”的应用场景太大、太难;而关于“船”的应用场景太窄、太贵(海上通信成本);而“箱”则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不大不小,也没那么难。区块链技术在航运业的应用场景:分布式记账,使得集装箱相关的动态和成本更透明(代理虚报箱管费或侵占滞箱费的现象将无所遁形);与集装箱运营有关的参与者的信用体系将逐步建立;数据实时高效交换提升业务流畅度,优化用户体验;集装箱的增值服务将不断挖掘;部分现有流程得到优化、简化成为可能(资料来源:区块链所引发的行业革命之三‖马士基对航运业的改造,能否成功?洋杨大观,2018~02-02)。
        3 、区块链应用的边缘革命
        区块链应用于航运业所应切入的领域,应当是一个“边缘”领域。在这个领域中,没有大的供应商,或者没有大客户,或者买卖双方都比较分散,市场足够碎片化。对于航运大佬来讲,边缘领域难以进入其法眼,是大公司无暇顾及的领域。大公司也没有能力涉足这样的领域,因为传统的模式处理这样的碎片化市场成本太高。针对区块链的特性而改造相应的交易环节和流程,为用户带来不同于以往的价值,进而建立起自洽的商业模式。有了一定量的用户,就有可能向水运中被大客户或者大供应商所占据的领域进军,因为那里的积弊足够多,只是曾经没有能力去动这块奶酪。这样一种从碎片化市场向主流市场、从国内市场向国际市场、从水运向其他运输方式逐步拓展的渐进路径,这就叫“边缘革命”。
        区块链还是一个未知其潜力的技术,其在水运业的应用场景也不明朗。以开放的心态和包容的态度对待区块链,就能够对未来的认识稍微清晰一点。虽然未来不可能预知,假如因为讨论使得我们对区块链的认识清晰一点点,也是有价值的,这可能为我们涉足该领域提高了5%的成功率。许多时候,这5%的认知超前就是核心竞争力。最后,以傅盛的一段话作为结尾:在这两场大浪潮来临的时候,我们都用“yes ,and”的心态投身进去,成为浪潮的推动者和新世界的建设者,而不是处处“yes,but” ,一副看透世界,不过如此的老年人心态。
        摘录自《中国船检》杂志2018年3月刊《区块链对水运业的影响将有多大》一文,欲知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国船检》2018年3月刊。
上一篇:液货船的应急防火缆现在还要求布设吗?下一篇:你的防火门真的防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