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德国北方银行的救赎

德国北方银行的救赎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496 胥苗苗 2018-09-26
       日前,德国北方银行发布消息,5家私募及银行机构作价10亿欧元购买了该银行94.9%的股份,这家全球最大的航运融资银行目前正在按原计划完成私有化。不仅如此,据悉,私有化后的德国北方银行还计划在经历多年动荡之后对航运业进行新的投资。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在航运板块曾遭受重创的德国北方银行缘何在私有化重组之后依然对航运业不离不弃,情有独钟?再次涉足航运领域又将做出哪些新的尝试?
        踏上私有化之路
        今年2月28日,德国北方银行发布消息称基本完成私有化。美国私募基金Cerberus、J. C. Flowers、GoldenTree、Centaurus和奥地利BAWAG银行作价10亿欧元(约合12亿美元)购买德国北方银行94.9%股份。汉堡和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地方政府以及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储蓄银行协会将其持有的94.9%德国北方银行股份成功出售。私有化后,Cerberus持有德国北方银行40.3%股份;J. C. Flowers持股从5.1%升至33.2%;GoldenTree持股11.9%;Centaurus持股7.1%;奥地利BAWAG银行持股2.4%。
        作为全球最大的航运融资银行,德国北方银行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自2009年以来,总资产不断收缩,尤其是航运业的持续低迷,致使其航运融资业务受到严重冲击。德国北方银行2011财年税前亏损2.06亿欧元,净亏损2.65亿欧元;2012财年税前亏损1.85亿欧元,净亏损1.24亿欧元。2013年在全球航运市场并没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德国北方银行怀揣力挽狂澜的雄心,使出浑身解数,推出了“集装箱运价衍生品交易”,以减少航运业的运营风险,但依然收效甚微。截至2016年上半年,德国北方银行航运业务投资信贷总额高达129亿欧元。航运贷款亏损严重,不良资产率高达30%。可以看出,持续的低利率和负利率引发德国北方银行结构性创伤。
        商业银行、储蓄银行和合作银行三大类银行集群共同构成德国银行业体系。其中,私有化的商业银行数量最少;多点全覆盖的储蓄银行和合作银行模式,通过最简单的存款、借贷模式,有力地支撑了德国实体经济的发展。这也使得德国银行业高度依赖利差收入,并且导致彼此间的竞争加剧。在全球金融危机和欧洲低利率冲击下,德国银行体系的脆弱性全面暴露出来,德国的“三支柱”体系失灵了。因此,在此次欧洲银行业危机中,德国面临着艰难抉择——是扭转负利率和低利率以保存“三支柱”体系,还是改革现有银行业体系来适应新常态。作为德国首家成功私有化的联邦州立银行,德国北方银行在2009年获得政府救援,救助款高达30亿欧元现金和100亿欧元的担保。但救助条件是,德国北方银行须在2018年2月底之前私有化。
        德国北方银行的私有化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展开的。德国北方银行是由汉堡地方银行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地方银行合并而成,私有化后,上述两家银行将合计持有德国北方银行25%的股权,持有时间4年。目前,德国北方银行正在对其航运信贷组合进行重组,基于更严格的监管要求,德国北方银行已经拆分出一家“坏账银行”专门处置不良资产。6月30日,德国北方银行已经将价值50亿欧元的航运不良信贷投资组合转让给其当地股东汉堡和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联邦政府。正如德国北方银行的航运板块新闻发言人Thomas Schwitalla表示,德国北方银行将迎来新的开始,新股东背景将使其不受制于任何的欧盟限制,能够轻装前行。对此,世界著名评级机构穆迪和芬奇也认为,如果德国北方银行能成功私有化,并且在资产负债表上的良好表现能得到进一步加强,那么它将成为一个更精干、更强大的银行。
        不变的航运情怀
        在私有化进程结束时,德国北方银行的航运投资业务将自2008年以来首次恢复。据该银行新闻中心航运板块发言人Thomas Schwitalla表示,航运板块是银行资产很重要的一部分,航运板块仍将是该银行的核心板块之一。在2022年前,德国北方银行的年度预算为7亿欧元,用于投资新的航运业务,包括从其它银行购买贷款,但我们不会购买不良资产,只关注执行贷款。
        航运业的蓬勃发展与航运金融的给力支持密不可分,由于造船和航运业务最早在欧洲聚集,一定程度上使欧洲银行过度依赖航运业。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基于造船的航运贷款是一项稳定的投资,该部分贷款大多作为长期信贷模式存在。正是这种“聚划算”的融资致航运资产持续扩张至过剩并大幅贬值。作为世界航运金融领域的风向标,德国北方银行在本世纪头十年航运业繁荣的顶峰时期,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航运业贷款机构。航运业陷入低潮后,欧洲传统航运银行式微,航运资产规模排名将面临重新“洗牌”,尽管如此,作为一家有着航运情怀的银行,即使在不少银行选择退出航运的时候,也并不意味着德国北方银行会放弃坚守。
        欧洲之所以会再次把眼光聚集到航运业,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受欧洲产业结构的影响。据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船舶租赁事业部高级规划经理夏晓雯分析,除了受整个宏观经济好转的影响,最主要还是受欧洲产业结构的限制。不论从欧洲的历史发展还是整个经济结构的发展,他们在航运金融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整个行业游戏规则的制定依然还牢牢地把握在西方国家手中,西方的金融机构参与这种金融游戏有着天然的优势。此外,航运金融的客户资源大部分都来自西方,中国船东的市场化份额占比不高,而且这个比例也是因为最近几年发展迅速才达到的,之前远达不到这个比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方金融机构虽然出现了萎缩的态势,但他们凭借更熟悉国际规则规范、行业的游戏体系,较高的客户掌握度、熟悉度、了解度、认可度,以及强大的整体技术能力、风险管理能力等优势依然明显强于其他国家。
         从去年下半年以后,从一些西方金融机构了解到,西方金融业确实有卷土重来的趋势。夏晓雯表示,对于西方银行来说,只能说他们放弃了一些船舶新增业务,很难真正地放弃船舶业务。对一些存量客户,他们依然在维护,包括资产的处理。今年以来,虽然西方经济还算不上复苏,但西方金融机构已经开始看好这个行业,这些银行在处理完坏账以后开始继续观望这个市场,静候时机,但出手不会太快。从存量来看,欧洲银行对航运资产这一块的占比依然很高。
        具体到德国北方银行,他们之前的业务一直以航运业为主,私有化调整以后,依然会把航运业作为他们的核心产业,但态度可能不会像之前那么激进。之前他们投放在航运领域的比重特别高。我个人感觉,他们会慢慢地回到航运领域,但速度没那么快。毕竟还有很多历史性的债务需要处理,再加上航运市场已经开始有反馈,活跃度也正在提升。另外,这些西方银行所具备的天然优势也会助力他们重新回到这个领域,发展速度也会比中国的金融机构快很多。
        创新性投资将成新看点
        2018年对德国北方银行改革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尽管目前私有化重组过程还没彻底完成。据Thomas Schwitalla介绍,2018年,德国北方银行将在2017年发展良好的业务上更进一步,进一步减轻所有的遗留债务;减少大额存款,小额零星存款业务模式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多样化;基于现有优势改革,将在德国境内以及海外进一步发展新的国际业务,尤其是原本在金融服务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的业务,这些新业务将被纳入新的品牌之下。德国北方银行重点将维护中型客户,包括在不动产、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航运领域内的客户。
        同时,德国北方银行未来的核心业务开展将以良好的市场定位为基础,核心业务领域包括两大部分,集团客户和项目融资。项目融资主要包括新能源项目和基础设施和物流项目。利用行业专长为大中型公司定制客户方案,根据不同领域进行多样化划分,强化投资组合的质量,凭借良好的市场渗透能力和杰出的专业知识向不动产融资领域拓展新业务。由于航运市场在经历一段时间的停滞后稍微有复苏的趋势,船型市场分化加剧,因此德国北方银行将进一步加强市场定位,在保持船型利用多样化和保证专业高水准的基础上,投资组合尽可能与有良好信用评级的航运公司开展新的业务,并且进一步减少风险。
         然而,Thomas表示,尽管如此,德国北方银行的未来盈利预测以及发展仍然充满不确定。总的来说,在私有化过程中,最大的风险就是银行可能朝着不利的方向发展,因此,融资完成协议的执行只是股份购买协议的一部分。再加上和私有化相关的特殊风险,德国北方银行未来还面临其他一系列挑战,具体包括:受宏观经济影响,集装箱船和散货船市场在复苏过程中可能遇挫,油轮市场的进一步恶化,不动产市场的下跌,美元汇率的提升,收益率的低水平,竞争环境和金融、现金市场的不稳定性(尤其是美元);评级机构给出的评级的变化,以及欧洲银行规则要求的不断升级;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受诸多因素影响,尽管银行在私有化过程中可能朝着不利方向发展,但德国北方银行及其子公司以及金融控股公司的现金储备都需要一直维持最低资本比率。因此,考虑到由于第二轮亏损担保中因为不成熟解约,使得2018财年银行的税前损失达到了100亿欧元。同时,形式上的CET1的比率预计大概在15%左右,NPE比率大概在2%左右,银行盈利预测多少会受到停盘以及股东变化的影响。
         显然,在当前航运融资业整体呈现“东方势起,西方式微”的背景下,这些传统的欧洲航运银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投资考验,整个行业都在翘首以待,想找到航运投资的创新性突破口。资本向来被视为行业发展的导向,在过去的航运金融发展中,银行业探索出了远期运费协议、利率掉期和燃油套期保值等对冲工具和航运衍生产品;在船舶坏账危机中,也出现了林林总总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德国北方银行能否成功转型,完成自我救赎或可为传统银行在探寻未来出路方面提供一份鲜活的实例范本。 
上一篇:限硫法规还将生变?下一篇:LNG航运价格至2019年维持上升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