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区块链+航运or航运+区块链?

区块链+航运or航运+区块链?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333 胥苗苗 2018-10-18
        2018年的区块链行业特别热闹。产业巨头加码、新兴基金涌现、连续创业者入场,将这一新技术从科技圈谈论的话题升级为了公众热议的焦点。人们之所以如此兴奋地投身区块链,其中很大成分是想在技术浪潮中占得先机、拔得头筹。然而,从目前航运业和区块链“牵手”的情况来看,效果尚不明显。当区块链技术步入3.0时代,航运业需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去拥抱和布局,这是一个值得业界深思的问题。
        互联网应用的下一站?
        不可否认,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区块链为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安全的存储环境,实现了互联网从信息传输到价值传输的二次革命。然而,区块链是否是互联网、物联网发展之后的必经下一站?
        首先,区块链的发展势头确实在赶上,甚至超越互联网和物联网。以DBX.ONE的副总经理区块链场景应用专家周昱成为代表的专家认为,区块链将是互联网和物联网发展的下一个风口,这并不是凭空推测,而是基于一定的内在逻辑。不可否认,互联网给整个社会带来了革命性变化,在此基础之上,一系列活动可以发生在陌生人之间。物联网把大量的电子化产品连接在一起,让这些电子化产品之间产生了复杂的交互,这个也是接下来整个网络时代的一个很明确的前景。所以互联网和物联网带来的一个必然需求就是怎样来解决陌生人或者是陌生设备之间的交互问题,而这个其实就是区块链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在这个必然的趋势下,关于数据和这种知识经济的一个资源再分配会成为未来很重要的一个经济增长点。当互联网和物联网发展到一定阶段,它的核心就是去中心化,区块链网络的应用会重新梳理和建立一个更加健康的生产关系,让产生数据的人拥有自己数据更多的产权,得到更好的保护,同时保证数据不会被篡改。因此,区块链网络应该是互联网和物联网在向未来发展过程中必然会迎来的一个新的革命时代。
        其次,区块链的发展并非取代互联网和物联网。以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大港航数据实验室主任徐凯为代表的专家则认为,物联网、互联网和区块链是并行发展的技术,更多呈现出互补关系。业内已经有一种说法,认为最原始的用于比特币的这种区块链,它只是区块链技术的1.0版本,实际上区块链技术目前已经升级到了到2.0版本甚至3.0版本。如果把最原始的区块链应用到某些行业,它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原始的区块链技术对计算资源的需求数量过大,也难以适应交易频次较快的应用场景,依靠发行虚拟货币刺激用户参与的模式在产业领域难以奏效等等。因此,区块链技术自身也在进化,针对实际应用场景在做技术上的调整和细化,不仅出现了公有链,也出现了私有链。今天区块链在跟行业进行结合的过程中,首先区块链在不断地改良自己,其次它也针对不同的场景,出现了一些分化,即出现了很多区块链应用的分支。
        虽然区块链理论上能够解决上下游企业业务上的协同和信息的互通,但现实中,在区块链应用时,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源头数据的来源。要保证源头数据的真实和准确性,我们要尽可能地让数据不经过人的手,最好直接通过物联网和机器生成,这样采集到的信息直接上传才是最真实的信息。有物联网作为一个背书,再加上很好的区块的应用场景,才真正有可能焕发光彩。“区块链是否一定是互联网、物联网的下一站?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从技术上来说,物联网实际上是一个方兴未艾的技术,但区块链要普及,确实需要好的物联网作为发展的前提。他们之间确实存在着很强的依赖关系。我们假设物联网是A,区块链是B,这种依赖并不是A这个热点过了,然后接下来是B,很有可能是因为有了B的出现,反而使得A比以前更热,更受大家的追捧,我认为这个可能性更大。”徐凯这样表示。
        运链公司总经理朱正滢也认为,互联网是信息互联互通,而无法解决资产交易的信任问题;区块链是以计算机技术为背书,在增强信任机制,提升数字资产交易,以及生产关系变革等方面的一种尝试。所以这两者是不同方向的应用场景,很难说它是由这一阶段向另一阶段发展的必经阶段。  
        航运业要不要成为区块链应用的先行者?
        目前在航运业内,有几大船东,如马士基、以星、CMA等都宣布研发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无纸化提单试点项目,并且已取得一定的试验效果,但尚无大规模应用推广的报道。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种模式。据周昱成介绍,首先是区块链+港口模式,一个知名的项目就是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港,2017年该港口就开始利用区块链来进行整个港务系统的港务分件上链,然后利用物流区块链项目给整个安特卫普港的区块链集装箱运输提供了一个更好的信息传输系统,基于这个系统,大概可以降低40%左右的流转费用,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第二个就是航运企业或货运公司,他们想打造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据贸易共享平台,从而更大程度上实现资源共享,从而提升整个团队的效率。比如商船三井、日本邮船、川崎汽船等日本企业,他们以货运公司为中心,打造区块链联盟,打造一个平台进行货舱共享,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可以降低彼此之间协调的信息成本和中介成本。第三个就是航运的一系列衍生金融服务模式,这种模式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数据一旦上链存证以后就是真实不可篡改的,因为篡改的成本极高。而金融的本质就是基于信息来进行授信,所以如果这个信息的透明程度越高,真实性稳定性越好,那么金融机构的风险溢价就会越低,从而降低整个航运业的融资成本。
        尽管我们在航运的某些领域看到了行业和区块链结合的一些案例,但是很多的实际应用效果目前来看还不明显。徐凯表示,到目前为止,区块链最好的应用场景还是在金融领域,总体感觉在航运领域,区块链发挥的效果并不十分明显。航运领域的应用场景里都会存在一个上链的问题,就是信息如何可靠地采集并记录下来,目前来看大家都不能够保证信息源头百分之百的准确,更何况要做区块链应用是一个代价很高的事。即便是改良了以后的2.0、3.0版本的区块链,也意味着要采购大量的服务器,要有大量的研发投入,据我了解,除了金融业,区块链在别的行业的应用场景下高投入并没有高的回报,很多行业现在更多是采取观望的态度。因此,航运业对此也有争论,航运对于新技术的采用是应该走在别的行业之前,先去探路,还是等别的行业应用成熟时,我们再拿来直接应用?我认为持后一观点的更多。
        航运业做追随者可能效果更好。徐凯认为,从目前航运业内的区块链应用来看:首先,航运实务中运输、仓储等都发生在线下,相比金融、出版等业务原本就在线上的产业,航运要与区块链结合需要航运业自身数字化水平的支撑;第二,大部分情况下,航运业在通用的科技领域可能更多地习惯于在成熟的技术应用方面去追随,而不是去开拓一个新的技术应用方向。当然卫星等通讯技术领域除外,因为只有航运才如此需要这个区块链技术;第三,大家没还有真正找到驱动区块链应用的合理商业模式动因。若单纯从货物运输的角度来讲,航运业即使有一天真的构建出了一个区块链应用场景,也一定是上升到了物流层面或贸易层面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说信息必须从源头开始就要在这个链条上保存,所以它很有可能是交易的双方。货主本身就把交易信息放到了一个区块链上,交易过程跟着上链,随后包括航运在内的物流过程也会上链。区块链会站在贸易的高度上建立全供应链的信息透明化和数字化,而不是只记录海运或多式联运,后者过于狭窄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将来很有可能出现一个更高级的第三方贸易或第四方物流企业来引领航运区块链的应用场景。
        区块链+航运要找准切入点
        区块链魅力所在不仅仅是哈希、默克尔树所带来的数学之美,而更多在于对资源掌控的追逐从集中到分散再到有限制分散的集中的探索和尝试,从这点来说,可能给未来航运业的发展带来颠覆性影响。比如航运业原先传统的经营模式、组织架构等方面,有可能随着区块链技术所带来的商业模式的改变而发生颠覆性的变革。航运企业当然也要未雨绸缪,提前准备。
        周昱成认为,航企应重点从三方面做准备。首先,要实现管理的数字化。其实航运界已经有了大量的实践,但这个过程还要不断深化、不断拓展。第二个方面就是要对数据共享或者说数据协作和交互协作有一定的心理预期和更开放的心态。因为数据确实在经济主体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牵扯到很多的商业机密,数据如果只是分散在个体手中,它产生的能量非常有限,但如果能够汇聚成一定规模,那么总体上就可以进行更加有利的资源调配,然后使得整个行业的效率得到更有力的提升,而每一个个体,也会通过这个行业效率提升从中获益,但是中间这个过程其实就是要突破个体利益和整体利益的阻力。区块链的很多应用里会设计一些经济激励模型,来保证每一个个体利益与整体利益之间的相容性。第三个方面,关于区块链的实际落地应用。事实上,虽然区块链被称为去中心化的网络平台,但从实践的角度,所有的这些去中心化网络,最开始还是得要有一个相对中心的组织来进行推动和协调。在航运领域,我们会建议以港口为主体,或以大型的货运公司为主体,或是以行业协会为主体,来对整个行业中的相关主体进行更好地组织和筹划,找准切入领域,慢慢地把区块链技术应用起来,因为区块链技术一旦接入主体达到一定规模以后,它在降低成本方面的表现就会非常出色。所以我们需要通过一到两个成功的案例,来加速推动整个行业的认知。在整个行业达成一个更广泛的认知非常重要。在做区块链落地应用时,我们建议航运企业要选好合作方,合作方最好要有比较扎实的供应链支撑能力,能够提供这条底层供链,在技术上能够支持它的应用场景,以及确保应用场景的安全性,从而保证接入区块链平台后的过程比较顺畅。朱正滢认为,航运企业要提前研究区块链技术及行业内相关应用动态,根据企业自身优势、特点,探索区块链实际应用场景的可能,以及需要做适度的人才预先储备。
        然而,尽管大家都看好区块链未来的发展方向,但它并不会很快到来。对于航运企业而言,一方面积极做好准备,另一方面也要认清自己的价值所在,找准方向。对此,徐凯认为,不管科技怎么变化,对航运业而言,一些自成体系的事情,比如说船舶服务,早一点去做一些区块链应用方面的解决方案是有价值的。今年8月初,由Maritime Blockchain Labs (MBL)联合Lloyd’s Register、Precious Shipping、Bostomar Shipping、BIMCO等机构成立的“船舶燃料区块链联盟”,计划通过实验室检测数据上链的方式让燃料油质量数据变得易于追溯,并通过与监管机构合作将更简易的监管模式作为刺激大家共同参与的目标,借力硫含量限制等航运业刚性需求,使该应用的前景更为人们所看好。
        如果只是针对运输类业务,徐凯认为其实适度的追随和战略性参与就可以,进入过早,可能会付出很大的成本代价而得不到理想的收益。对航运业而言,最核心的是要能够在目前的这个竞争环境中树立起品牌和服务标准的概念,这可能比采用区块链技术更重要一些。举个例子,快递行业中的顺丰,它就保持了自己的独立性,而且能够比其他快递包括菜鸟网络收取更高的快递服务费,他凭借的就是能够守时,可以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而别的快递却很难做到。再比如,马士基之前推出的“天天马士基”服务,就是每天都有马士基的货,马士基就是在做标准,就是在展示他的品牌价值。永远会有一部分人需要精品服务,需要优质的服务,需要这个行业里面崛起一些像顺丰一样的,有质量的,对细分市场有定制化服务能力的承运人。不是在每件事情中,中间行业都能够变成一个唯一的主角去主导整件事情,其实最好应对变化的方法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做精,尽早形成核心竞争力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篇:韩国自主研发LNG船维护系统陷“生死劫”下一篇:扬子江船业建造全球首制83500吨化学品组合船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