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金融保险 > 内河首个船东责任险产品问世

内河首个船东责任险产品问世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9339 中国船检 2017-01-12
        2015年6月1日,承载着456名乘客由南京驶向重庆的内河客轮“东方之星”轮在武汉监利县大马洲水道44号过河标水域处翻沉,仅有14人生还。此次特大沉船遇难事件刺痛了千千万中国人的心的同时,其赔偿问题不可避免地会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反映出了我国内河运输法空白现状。
        长期以来,我国就水上旅客运输采取了不同的制度。就国际海上旅客运输和沿海旅客运输而言,其适用的法律均为《海商法》。但为保护国内航运业的发展,我国为从事沿海旅客运输的承运人规定了较低的责任限额。而内河旅客运输则适用《合同法》和交通运输部发布的《水路旅客运输规则》,二者均未赋予客运承运人享受责任限制的权利。而且无论是海上旅客运输抑或内河旅客运输,在2012年之前均没有法律法规强制要求承运人投保客运责任保险。
        值得注意的是,为规范国内水路运输管理秩序,国务院发布了《国内水路运输管理条例》。其中第19条第2款规定,“水路旅客运输业务经营者应当为其客运船舶投保承运人责任保险或者取得相应的财务担保。”该规定成为国内水路(其中包括沿海和内河)客运承运人投保责任保险或者取得财务保证的唯一法律依据。为满足这一要求,承运人可以选择加入船东互保协会,或者向保险公司购买责任保险,或者提供有关部门认可的财务保证。
        通常,船东互保协会的保险条款中会涵盖入会会员对船员人身伤亡和旅客人身伤亡的赔偿责任。以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现行保险条款为例,其对旅客的责任包括以下三项:1)对任何旅客的伤、病或死亡支付赔偿金或补偿费的责任,及因此项伤、病或死亡而产生的医药、住院、丧葬费(包括尸体运送费用);2)由于入会船发生海难事故而应支付该船上旅客的赔偿金或补偿费,包括支付旅客前往目的港或返回登船港的费用及旅客在岸基本生活费用;3)对旅客行李物品的灭失或损坏支付赔偿金或补偿费的责任。而中国船东互保协会对“海难事故”的解释是:“海难事故”是指以下事件:(1)碰撞、搁浅、爆炸、火灾,或影响入会船的物理状态使其不能安全驶抵其预定目的港的任何其他事件;或(2)危及旅客生命、健康或安全的事件。
        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该条款的措辞比较宽泛。本次“东方之星”事故不管事故原因是否为龙卷风,均应包含在其责任范围内。但鉴于不可抗力是《民法通则》规定的法定免责事由,保险条款未约定并不意味着船东互保协会无法以此主张免责。但实践中,内河船舶加入船东互保协会的情况较少,经在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的官方网站查询,发生本次事故的“东方之星”客轮船东并未加入该会。
        与加入船东互保协会需要每年交纳较高数额的年会相比,通过购买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的责任保险是一种较为经济的方式,同样能够满足《国内水路运输管理条例》的强制要求。据了解,人保财险和太平洋财险均提供此种保险。以人保财险为例,其现行保险条款包括针对旅客的主险,以及针对司乘人员的附加险:《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国内水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条款》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国内水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附加司乘人员责任保险条款》。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国内水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条款》第3条规定了保险责任范围,“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在提供水路运输服务过程中造成旅客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不包括港、澳、台地区法律)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但是,该条款第5条“责任免除”条款第1款第2项规定,“(二)地震及其次生灾害、雷电、暴雨、洪水、暴风、龙卷风、风暴潮、冰雹、台风、飓风、海啸、沙尘暴、暴雪、冰凌、突发性滑坡、崩塌、泥石流;”明确排除了“暴风”、“龙卷风”等事项,因此,如果承运人在投保时采用该条款,且事故被证明系龙卷风导致,则保险人依据保险条款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日前,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旗下太平再保顾问与重庆船东互保协会开展合作,以其专业经纪服务积极促成了互保协会与瑞士再保险(首席再保人)、中国太平旗下太平新加坡以及德国再保险公司Hanseatic P&I(HPI)三方共同签订再保险合同,创新推出内河首个完整的船东责任保险产品——内河承运人责任保险,为互保协会提供再保保障,得到互保协会高度认可。
        据了解,船东责任险的承保范围分为三部分,乘客责任险、货物责任险和污染责任险,由瑞士再保险北京分公司承保,瑞士再保险新加坡分公司核保。在近日重庆市政府牵头推动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中,金融领域的互联互通是其中重要内容。太平再保顾问表示,此次与重庆船东互保协会签约,有利于促进中新两国经贸往来和共享“一带一路”历史机遇,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根据伯宁律师事务所、胶东在线编辑整理)
上一篇:Foreship致力满足客船新规下一篇:产能过剩倒逼南北船整合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