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请扫描 安卓 ios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新设备 > 欧洲国家海军舰艇力量(Z.2015.1)

欧洲国家海军舰艇力量(Z.2015.1)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584 沈苏雯 2017-04-14
        冷战结束和前苏联解体20年后的今天,全球军事环境已发生了很大变化。面对这样的世界局势,欧洲各国海军不得不在严峻的财政压力背景下整备军舰。而冷战末期服役的舰船也开始逐渐退役,正是到了为适应新军事环境而设计建造的舰船登场的时刻……
        航母
        英国海军“未来航母计划”下建造的2艘“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是英国海军建造史上最大规模的军舰。该级舰满载排水量65500t,总长282.9米。计划初期曾预定配备美国还在开发中的联合攻击战斗机,后来又在垂直起降的F-35B型战斗机和常规起降的F-35C型战斗机中摇摆不定,导致计划延迟,也因这些备选战斗机种类大相径庭,不时更改计划使得船体构造和装备变更频繁,花费了大量开发费用。不过在2012年5月英国海军终于决定使用F-35B型战斗机,在舰首左侧添置了滑跃甲板,使“伊丽莎白女王”级成为垂直起降型航母,工程得以继续推进。
        舰上共搭载固定翼战斗机12架,旋翼战斗机28架,合计40架,在紧急情况时最多能搭载50架战斗机。这样的搭载量相比英国海军现有的“无敌”级垂直起降航母(共3艘,其中2艘已退役)大幅提升,使得英国海军海上航空战斗力得到强化。从船型上来看“伊丽莎白女王”级是常规的全通型甲板,上层建筑设于右舷侧,但分为前后两部分分离设置,这一点与以往船型有所不同。而作为航母这样的大型舰,采用电动机推进也十分令人瞩目。首艘舰预定2017年进入海试阶段,紧接着第二艘舰“威尔士亲王”号也将开工建造。
        意大利海军的“加富尔”号航母是2001年开工建造的,2009年服役,满载排水量27535t,总长235.6米,滑跃甲板设置在舰首左舷侧,可搭载20架战斗机,其中垂直起降战斗机8架,旋翼战斗机12架。该级航母的特点是对陆地部队的各种车辆的搭载和运输能力较强,可执行多种任务,在自然灾害救援任务中表现较为活跃。
        俄罗斯海军目前只保有一艘1990年服役的航母“库兹涅佐夫元帅”号,满载排水量59439t,总长302.3米,船龄已超过20年,必须要进行现代化改造。但是,虽然2014年曾经有报道称将进行大规模修理工程,而作为唯一的航母如果长时间离开第一线,恐怕连舰上战斗机驾驶员的技术维护都十分困难,因此至今也没有正式开工的消息。
        大型水面战斗舰
        英国海军水面战斗舰的主力是45型“勇敢”级驱逐舰,其最末艘舰“邓肯”号在2013年9月服役。原本该级舰隶属于由英、法、意三国共同开发的搭载主防空导弹系统(PAAMS)的护卫舰建造计划,然而由于意见相左,英国海军退出了计划,单独建造45型驱逐舰。
       “勇敢”级首艘舰于2009年服役,主舰体和上层建筑都采用倾斜平面设计,具有隐身性能,推进方式采用综合电力推进(IEP)。PAAMS 系统中拥有海面远程雷达(SMART-L)、多功能主动相位阵列雷达(SAMPSON)、“紫苑”30/15防空导弹,在远程、区域和点防御几个方面表现良好。
        美国于1990~2002年间服役了13艘以反潜战为主要作战任务的23型“公爵”级护卫舰(4267t,133米),这批护卫舰是英国海军在冷战末期策划的。而现在英国海军已立案建造后续替代舰——被称为“全球战斗舰”(GCS)的26型护卫舰。该GCS(5400t,148米)由反潜型8艘和通用型5艘组成,作为冷战后设计的多任务型战斗舰,可在水面战斗中胜任综合作战任务和突发性作战任务。GCS的建造时间尚未明确,不过有传言称英国海军希望从2020年开始尽可能早的使26型护卫舰投入使用。
        在PAAMS项目方面与英国海军产生分歧的法国和意大利海军共同推进了“地平线”项目,法国海军2008年到2009年服役了2艘“福尔宾”级驱逐舰(7163t,152.9米),意大利海军在同年服役了2艘“安德里亚·多里亚”级驱逐舰(6741t,152.9米)。这两级舰均搭载了高性能PAAMS系统,系统中包含海面远程雷达(S1850M)、多功能雷达(EMPAR)和“紫苑”30/15 防空导弹。
       “地平线”计划之后,法意两国又合作进行了“多任务护卫舰”(FREMM)开发计划。在该计划的最初,法国海军计划建造17艘,意大利海军计划建造10艘。但随后法国财政出现问题,不得不缩减建造计划,最终建成了现在11艘“阿基坦”级(6096t,142.2米)护卫舰,其中9艘反潜型,2艘防空型(同时拥有对地攻击能力)。意大利海军的“卡罗·贝尔加米尼”级护卫舰(5980t,139米)依然为10艘,其中6艘通用型,4艘反潜型,首艘舰已于2012年11月服役。这两级护卫舰的建造费用均有过削减,因此本身的设计出于物尽其用的目的,设备和武备方面都没有开发新产品。
        荷兰海军和德国海军共同开发了“北约防空作战系统”(NAAWS),搭载了该系统的护卫舰有4艘“七省”级(6145t,144.2米,2002~2005年间陆续服役)和3艘“萨克森”级(5960t,143米,2004~2005年间陆续服役)。这两级护卫舰所搭载的NAAWS由海面远程雷达(SMART-L)、多功能雷达(APAR)、防空导弹SM-2block III A和改进型海麻雀导弹组成,具有较高的防空能力。
        德国F124型“萨克森”级护卫舰的设计概念来自于冷战末期,为了适应冷战后的军事环境变化,德国海军建立了F125型“布兰登堡”级护卫舰(7316t,149.5米)建造计划。该级护卫舰是基于为了对抗恐怖分子和海盗,与他国海军联合共同作战,在距离本国较远的海域进行长时间的作战等运用目的而建造。因此舰体较大,防空战方面偏向轻型装备,未搭载中长距离导弹,而是采用机枪、水枪和探照灯等手段进行防御。F125型护卫舰计划建造4艘,预计在2016~2018年间陆续服役。
        西班牙海军也曾参与搭载NAAWS系统的水面战斗舰计划,但是考虑到开发风险和成本,离开了荷兰和德国的联合集团,转而建造了5艘搭载美国“宙斯盾”系统的F100型“阿尔瓦罗·巴赞”级护卫舰(5947t,146.4米),陆续在2002~2012年间服役。
        拥有蜿蜒绵长海岸线的挪威将国防力量投入了鱼雷艇和高速巡逻艇中。但是保有的小型护卫舰均已高龄化,因此挪威海军建造了5艘“南森”级护卫舰(5375t,133.2米)作为后续舰,陆续在2006~2011年间服役。该级舰也采用了“宙斯盾”系统,不过主雷达并未使用西班牙海军的F100型护卫舰所用的SPY-1D,而是其小型版SPY-1F,同时防空导弹也是近程改进型海麻雀,防空能力略逊一筹。不过反舰导弹是挪威本国开发的高性能精确制导导弹(NSM),其性能值得注目。
        在大型水面战斗舰领域并不引人注意的丹麦海军拥有3艘2012~2013年间服役的“伊万·休特菲尔德”级护卫舰(6645t,138.7米)。该级舰上装有SMART-L海面远程搜索雷达、APAR多功能雷达、SM-2 block III A/改进型海麻雀防空导弹等。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该级护卫舰的建造采用了丹麦海军特色的StanFlex模块化方式,舰上的改进型海麻雀导弹、鱼叉反舰导弹的发射装置(各2座)和1座76mm速射炮都是以集装箱形式装备的,根据任务不同可增减。
        冷战结束后,继承了前苏联财政困难的俄罗斯海军进入21世纪后也计划建造新的军舰。目前已开工的“戈尔什科夫海军上将”级护卫舰(4550t,13m)舰身具有隐身性能,安装了4面固定天线组成的相位阵列雷达,以及垂直发射防空/ 反舰导弹,反潜导弹等最新装备。该级护卫舰计划建造20艘,原定2013年秋服役,但舰上新型130mm的舰炮出现问题,服役时间延迟,首艘舰目前正在海试,第二艘舰及后续舰正在建造。同样是全新设计的军舰,以向印度出口的以“塔尔瓦”级护卫舰为蓝本设计的6艘“格里戈洛维奇上将”级护卫舰(4035t,124.8米)也正在进行建造,首艘舰2014年服役。
        小型水面战斗舰
        瑞典海军在舰船的隐身技术研究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维斯比”级轻型护卫舰(630t,73米),前4艘已于2012~2013年服役,第5艘将在2014年服役。
        该级轻型护卫舰舰体外表面由倾斜平面组成,采用了以聚氯乙烯为核心材料的夹层式碳纤维增强复合材料,具有重量轻、硬度高,耐冲击性好的优点,此外还有降低雷达、声纳、磁性等声学特征的效果,十分有利于隐身性能。在红外隐身效果方面,主机排气管经过三重冷却,排气口不采用过去的烟囱式,而是设于船体后部近水面处。装备方面,三维雷达安装于天线罩中,备用炮为57mm速射炮,只在使用时从隐身炮塔中露出炮身,炮管的制动盘也是隐身型,收纳在船体内的反舰导弹仅在使用时打开船侧开口舱盖发射,全舰隐身性能卓越。
        挪威海军的“盾牌星座”级巡逻舰(274t,47.5米)同样也是经过长时间实验后于2010年正式投入使用的,到2013年已有6艘服役。该级舰不仅重视隐身性能,其高速性能也是重点,船体使用夹层式玻璃钢构成隐身船体,并采用双体船和气垫船结合的表面效应船结构,推进为喷水推进器,静水条件下最大航速可超过60节。该级与“维斯比”级一样,武器装备方面隐身化很彻底,在船体内部后甲板下方收纳了2座4联装反舰导弹发射筒,发射时炮管会形成40°的仰角露出甲板进行发射。
        登陆舰
        冷战结束后的全球军事中,在沿海海域实施“非战争型态军事行动”(MOOTW)比重较大。为此欧洲各国海军纷纷建造适用范围很广的多用型两栖登陆舰,通过全通型甲板起降航空机、坞舱搭载登陆舰、舷侧跳板用于各种车辆装卸等手段,来更好的执行MOOTW。
        英国海军并未保有船坞型登陆舰,不过1998年服役的“海洋”号直升机母舰(22107t,203.4米)可搭载最多18艘直升机并拥有全通型甲板,并于服役当年年底就赶赴中美海岸对受到飓风灾害的地区执行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法国海军的3艘“西北风”级两栖登陆舰(21947t,199米)在2006~2012年间陆续服役。该级最大可搭载16架直升机,4艘CTM登陆艇,60辆战斗车辆外加13辆主力战车。首艘舰“西北风”号曾在正式服役前的训练期就参与了在黎巴嫩贝鲁特营救避难平民的任务。
        西班牙海军“胡安·卡洛斯一世”号两栖登陆舰(27514t,230.8米)被称为战略型战力投入舰,于2010年服役。该舰的特征为全通型甲板前部左舷侧设有滑跃甲板,不仅可以为直升机提供起降,还可用于垂直起降固定翼战斗机。坞舱中可搭载4艘登陆艇,在作为航母使用时可搭载最多30架各类航空机。
        俄罗斯海军3艘“伊万·罗戈夫”级船坞登陆舰是前苏联解体前夕的1991年3月服役的,之后再未建造新的登陆舰。不过俄罗斯海军从法国那里购买了2艘“西北风”级登陆舰,由法国和俄罗斯合作建造,预计将于2014~2015年作为“海参崴”级服役。
        西班牙和荷兰共同开发了船坞型登陆舰(未设全通甲板),并各自建造了2艘。丹麦海军建造了2艘新型的“阿布沙龙”级多功能混合型登陆舰,在2004年和2005年服役。荷兰海军也正在建造多用途支援舰(JSS)“卡雷尔·多尔曼”级(28246t,204.7米)。该级舰曾一度被传言由于国防经费削减将在服役前卖给国外,不过现在已按照预定计划将于2015年服役。
        潜艇
        欧洲保有战略导弹核潜艇(SSBN)和攻击型核潜艇(SSN)的国家只有英法俄三国。
        英国海军保有的4艘“先锋”级SSBN(水下排水量16236t,总长149.9米,1993~1999年间服役)搭载了16枚D5导弹,可执行战略巡航任务。现在英国海军正在计划该级核潜艇的后继艇,为了缩短工期和节省建造费用,准备搭载与美国海军共同开发的通用导弹舱(CMC,由4座弹道导弹垂直发射筒构成),首艘艇预计在2020年末服役。
        法国海军保有4艘“ 凯旋”级SSBN(14565t,138米,1997~2010年间服役),艇上搭载的是16枚M45和M51弹道导弹。M45射程6000km,M51射程9000km。
        俄罗斯海军在前苏联时代保有14艘“德尔塔”III型、7艘“德尔塔”II型和6艘“台风”级SSBN,不过随着这些旧潜艇陆续退役,新的后继艇“北风之神”级(19711t,170米)SSBN的建造计划正在推进中。该级艇搭载16枚“布拉瓦”RSM-56弹道导弹,建造过程中由于导弹发射方面出现问题大幅推迟了工期,距离开工将近17年后的2013年1月才首艘艇服役。目前俄罗斯海军计划建造8艘“北风之神”级,第6艘已开工,从第4艘艇开始已将弹道导弹搭载数量增加至20枚。
        SSN方面,英法俄三国海军均在研发新型艇。英国海军计划用7艘“机敏”级(预计2010~2024年服役)替代开始退役的7艘“特拉法加” 级(1983~1991年服役);法国海军将用6 艘“梭鱼”级(2017~2027年服役)替代6艘“红宝石”级(1983~1993年服役);俄罗斯海军将用10艘“亚森”级(2014~2020年服役)替代12艘“阿库拉”I 型(1984~1996年服役)和3艘“阿库拉”II型(1996~2009年服役)。各级新SSN均在静音性上有所提升,同时安装了最新装备,特别是“亚森”级搭载了强力的巡航导弹。
        常规动力潜艇(SSK)方面,作为AIP推进先驱的瑞典海军3艘“哥特兰”级(1996~1997年服役)为首,德国有6艘212A型(2005~2014年服役),意大利有4艘212A型(2006~2014年服役),希腊有4艘214型(首艘舰在2010年服役),西班牙有4艘S-80A型(2015~2018年服役)均值得注目。此外同样是AIP 技术领先的西班牙海军,计划建造2艘A26型SSK,该型是从“哥特兰”级发展而来,计划将于2018~2019年间完成。
        俄罗斯海军包含出口在内建造了大量的“基洛”级SSK,同时开发了其后继艇“拉达”级(首艘舰已在2010年服役),同时发表了“拉达”级的出口版“阿穆尔”级,该级也可使用AIP推进。
        冷战时期欧洲各国海军力量的任务主要分为3类:核抑制、力量投射、压制苏联海军。而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军事力量更多的投入到了维和任务、自然灾害援救、打击海盗等方面,以冷战时期的需求和思路建造的旧舰艇已不符合当前的军事需求。从各类军舰的新建船类型可以看出,大型水面战斗舰倾向于可执行多任务的全面发展,小型战斗舰则走强化隐身性能等专精特色路线,登陆舰以执行MOOTW任务为主,核潜艇的发展则保留了冷战前英法和俄对峙的风格,可以说欧洲各国在经历了世界金融危机后,受制于极为有限的国防预算的条件下各自走出了自己的国防路线。
上一篇:量变背后的喜与忧(Z.2015.1)下一篇:2015,梦向何方(Z.2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