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请扫描 安卓 ios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航运启动“创新”引擎(Z.2015.2)

航运启动“创新”引擎(Z.2015.2)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381 邢丹 2017-04-18
        |► 要素驱动与投资驱动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创新驱动才是发展的最好引擎,要么改变自己,要么被市场淘汰,最后载入历史篇章的必定是那些勇于尝试的先锋。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4年APEC会议上的一段讲话。用来指导航运“新常态”下的发展,正中穴位。在新常态下航运领域正在发生哪些改变?这些改变又将产生怎样的影响?中国如何在创新的驱动下获得重生的力量?这成为新环境下航运人亟待思考的问题。
        创新洪流的奔涌
        冰火12年。全球航运业经历了辉煌的六年,也在经济危机后遭遇极度深寒的六年,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能改变运量增速放缓、运力持续过剩以及运价低迷的窘境。供求失衡、企业利润空间减缩……一个又一个问题不断被抛出,减速慢行,建造大船……一个又一个解决之道涌现,航运业各种形式的创新和突破接踵而至,令人目不暇接。
        近年来,业界感受最深的莫过于18000TEU集装箱大船开启的一系列创新浪潮。此后,为了实现大船的经济性,航运领域出现了联盟,而航运联盟引发了监管联盟的思考。这每一步改变都是一种进步。实际上,市场是需要监管的,李克强总理提出的“放开”,是指“事中”和“事后”监管,“事前”审批放开。市场联盟的出现,利用各个国家不同的监管政策,给托运人带来不利的影响,因此,需要一个全球共同的监管理念。即使暂时因为政治等原因不能形成监管机构联盟,至少也可以形成证据的共享。
        新事物的诞生也将使环境进一步发生改变。大联盟的出现,使航运业出现品牌化趋势。这是以往不曾有的。以前,货主们因为马士基的准班率高而指定其运输,或者选择价格稍微低廉的航运公司来运。但现在,由于联盟化的出现,舱位共享,已经很难单独指定某一家公司去运输,而是考虑去找哪个联盟下订单。很可能马士基、地中海、中远等都会变成模糊的记忆,取而代之的将是各个联盟的名称。不但如此,航运区域化现象也凸显出来。据统计,2008年三大干线运输总量占到航运市场30%左右;2013年为28.5%。而区域性运输,2008年占24%,到了去年,达到了30.1%,超出三大干线。特别是亚洲区域运量占世界区域运量33%,排在第一位,也给这一领域的航运结构带来很大影响。
         在创新驱动下,改变的已不仅仅是外部环境,航运的经营模式也发生了改变。云计算、大数据带来的去货代化发展趋势也在业界产生了很大影响。船东与货主之间已经逐渐碎片化,就像老百姓去买东西,已经不需要中间商去操作,可以直接购买。曾经非常强势的订舱机构如今正被航运电商冲击。“傻瓜”式入口的概念,已经可以做到只需让货主在网上选择货物运输的目的地,中间环节如怎么报关、怎样拼箱等已经完全不用操心。
        当然,这股创新洪流也正在奔向航运金融领域。上海航运交易所总裁张页在第二届航运业创新大会上介绍,航运金融的出现,使得船公司的资产与经营加快分离。特别是资产证券化,如同德国KG基金一样,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新。比如单船资产证券化,我们可以把他比喻成一种投资,我们会把这一条船跑哪一个航线,经营的情况怎样,回报率有多少等向社会公布,投资者评估是否来买,花多少钱买。至于航运衍生品的创新,张页认为,没有一家做市场的企业不做风险对冲,就连马士基也有一个风险部门,专门做期货来抵抗风险。众所周知,德国银行是做航运贷款最发达的银行之一,他在给中国的公司贷款,不在乎这家公司有多高的回报率,而是看他们是否在做套期保值,保证稳定的回报。只要你能有稳定的收入,银行就相信你具有偿还贷款成本的能力。航运衍生品只是一个工具,我们只有通过创新才能达到企业自身发展的目的。
        引领者的特质
        新常态下,航运企业进入了微利时代的基本特征已经被描绘出来。要从自身下手,要想降低成本,不断创新才是未来命运的关键点。航运巨头马士基,就是靠这一“法宝”走到今天,并始终引领航运业的变革创新。事实确实如此,在业界追逐运力规模的时候,马士基率先开始控制运力,当业界对其效仿,其又提出天天马士基的服务,至今,马士基的准班率高达82%,被评为世界第一。当业界再次效仿,马士基开始改球鼻艏,二十几艘船在船厂把“鼻子”割掉,这对造船界来说不啻是一场革命。当业界改球鼻艏的时候,马士基开始改机器了,将24节的改到20节。当又引来纷纷效仿时,它的18000标箱大船诞生了;当大船蜂拥而上时,他已开始联手地中海、达飞做P3联盟,P3被否,他提出了2M,如今,2M刚刚通过,他又去搞自保公司。张页总裁认为,创新并不是那么神秘,它每天都有,这种创新意识就像融入到血液中,贯穿在马士基每一天每一个动作里。马士基航运华东区总裁David Wilams说,未来,我们将面临更多挑战,但是我们会利用创新来迎接每一次挑战。
        马士基已经让创新成为一种意识,但是不是所有的创新都会成功,只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才能够成功。中海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群讲到,因为行业处于下行的空间,中海也和所有的企业一样面临着转型的困难,也在苦苦探索如何进行商业转型。在2014年,中海抓住了航运电商发展的机遇,与阿里巴巴进行合作,建设了“海运综合服务平台”,迈出了转型的第一步。7月,中海成立了深圳一海通公司,并共同开发了eshipping在阿里上线。周群介绍到,通过这个平台,我们可以对接更多的船公司和其他的物流平台,并且希望通过互联网创新,把行业生态圈的企业都能够融入在里面,通过各自的分工降低成本,提高服务。
        此外,在创新过程中,定位很重要。周群董事长认为,中海一海通的定位锁定了中小微企业,因为传统的中小企业,是很难享受得到船公司直接服务,互联网时代拉近了大家的距离。一海通还致力于打造一站式的服务,除了可以提供港到港服务之外,更希望提供最后一公里的服务。不但如此,一海通还能够成为第三方的B2B平台,能让我们为更多中小企业服务,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得到自己的发展。再有就是一海通的定位是以互联网的思维,来促进企业的发展。未来这个企业的定位不是一个传统的企业,不是一个传统做货代服务的企业。未来的发展是要通过互联网时代提倡的用户思维,以用户的需求为中心,为用户提供超值的产品,同时,也要运用航运电商时代的管理模式,促进航运企业向精益管理化推进。通过服务引导、需求引导来促进企业管理不断提升。美森轮船的高强总经理对此表示认同,他谈到,美森2005年进入中国,比其他船公司将近晚了20年,我们的船小,航线又单一,很多人认为我们从美国来一定很先进,而事实上我们没有任何特别的东西。如今走过第十个年头,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种新的思维,我比你做得更好、比你做得更快、比你做得不一样,这是美森在中国的初期得到的启发。到现在,我们这个航线依然非常的简单,从A到B到C,然后再回到A。
        再好的创新,也需要坚持,一个新事物的出现,坚持本身就是一种成功,是一种很大的希望。高强强调,美森刚进来的时候在任何方面都没有竞争力,但是我们坚持了十年不变。我经常开玩笑说,美森有两点可以讲,第一,航线不用做广告,而且因为我们的船期是从来不变的,今年我们把船期印到了挂历上。与此相同的万海也是一样,无论外面风云变幻,始终坚持在区域航线里做老大,如今业绩更是仅次于马士基航运。万海也好、美森也罢,他们在市场竞争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适合自己的经度和纬度,并始终坚持着,把大家都具有的东西,做成了自己与众不同的东西,何尝不是一种创新。
        中国创新思维的觉醒
        相比之下,中国航运企业无论是在市场鼎盛时期还是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萧条时期,更多都是扮演者追随者的角色。中国航海学会理事长、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徐祖远认为,我们目前大型航运企业走的创新之路,最大的难题,还是体制和机制的问题。企业内部缺少活力,使企业难走创新发展之路。比如说,容忍失败与鼓励创新处于同等重要的局面。但是现在我们的管理要求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承担不起失败的责任。再比如,创新管理机制,是需要动一部分人的“奶酪”,但一些老的企业,宁可大家一起啃老本、苦熬,也不能动既得利益。中海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群对此表示认同,改革会动一部分人的奶酪,因为我们以前都是一种方式,一个信息要从上层到下层,要一层一层的传达下来,如何改变这些问题,将是我们创新的重点所在。
        而创新对企业来说,就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增加企业的盈利水平。同时看到创新生产流程再造也可以增加航运业的附加值,也就是依靠研发、技术、信息、管理、服务支撑等手段,实现基础型航运业务从全球航运价值链低端向高端的转移。提高了航运业对外服务水平的门槛,如果企业在这个门槛以下,将被市场经营模式淹没,死路一条。只有创新管理制度才是调结构、转方式的唯一出路。企业是市场主体,也是创新主体。航运需要创新,需要企业主动参与,广泛参与。市场需求是航运创新的直接动力,航运业一些传统的服务模式已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这正是航运创新的直接动力;传统意义上的航运创新是以航运企业为本位和中心,但是市场需求主导下的航运创新,其核心是服务客户、上下游产业链共同参与,共同创造附加值。对于政府而言,制定航运政策和进行制度设计时,应以客户需求为导向,最大程度地满足航运企业的需求。要充分发挥航运相关企业在创新中的主体作用,突破传统观念,突破旧有的思维和经营模式,突破市场低迷与剧烈动荡的制约,突破自身的发展瓶颈。
        徐祖远理事长表示,航运业创新要推进法制建设。他表示,中国航运建设的软实力,例如行业保险、行业金融等方面依然滞后,需要加快形成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实施体系,以及有力的法制保障体系。因为法律不健全,很多的金融政策难以在国际上有吸引力。对此,张页也表示认同,他认为,航运金融是个规模很大的市场,但由于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监管滞后,所以该管的人不敢管、没有管,这使得航运金融风险的敞口非常大。而任何创新的事情,本身就是一种突破规则,就是一种革命,实际上,新的法律依据要在不断实践中产生,是在不断试错中产生,我们要有这样的魄力和信心做下去。
        要素驱动与投资驱动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创新驱动才是发展的最好引擎,要么改变自己,要么被市场淘汰,最后载入历史篇章的必定是那些勇于尝试的人们。
上一篇:冯振玉:载重线公约有关规定的理解与探讨(一)(Z.2015.2)下一篇:新船订单跟踪(4.1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