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公司故事 > 航运世家耶尔德勒姆的新蓝图(Z.2017.4)

航运世家耶尔德勒姆的新蓝图(Z.2017.4)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929 季强 江南莼 2018-01-18
        2010年,土耳其富豪罗伯特·耶尔德勒姆(Robert Yildirim)跨国驰援,一掷6亿美元救达飞轮船于水火,使沙迪家族不仅得以挽狂澜于既倒,起死回生,而且活得风生水起。耶尔德勒姆集团(Yildirimgroup)及旗下耶尔港口(Yilport)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耶尔德勒姆因此而从2010年起,年年登上劳氏年度风云人物榜。跻身码头营运商前十名的豪言壮语已经足以引起包括德鲁里在内的众多业界知名智库的关注。但鲜为人知的是,土豪原来是航运世家。他慧眼识珠,拯救达飞轮船不仅出于友谊,而且颇有精准、专业的投资眼光。
        从国际贸易起家
        自从2003年以来,土耳其的一批大型企业在航运业大量投资,逐步取代传统上由家族经营的保守的小船东,主宰了土耳其的航运业。
        耶尔德勒姆家族就是这些大公司中的一个。总部设在伊斯坦布尔的耶尔德勒姆集团,主要经营领域是干散货物的进出口贸易,如煤炭、铝土矿、水泥、炉渣和矿产品;农业大宗货如肥料、粮食和糖;以及生铁及其制品、废钢铁、钢材制品和机械产品等。
        耶尔德勒姆集团是俄罗斯煤炭的土耳其最大进口商和销售商之一。该集团旗下的ETI Krom是世界最大的铬矿石和铬铁矿石开采商之一。
        20世纪60年代,罗伯特的父亲开始创业,最初的生意是在土耳其的黑海沿岸做建筑材料买卖。1989年,这家公司开始做煤炭生意。到1992年,专门成立了耶尔德勒姆国际贸易公司(Yildirim Dis Ticaret),从事煤炭海运。当时公司每年的煤炭运量大约为300万吨,同时开始租入船舶为整个集团运货。
        2001年5月,该集团旗下成立了一个船东与船舶管理公司——耶尔玛航运公司(Yilmar Shipping)。当时只购买了一艘1975年造的二手杂货船, 即净载重吨10250dwt的“Garip” 号。随后,2002年2月买了一艘1983年造的4217dwt的的“Jasper”号;2003年1月又买了一艘1981年造的7435dwt的“Buse S”号和一艘1982年造的“Cansu”号。这4艘船至今还在服役中。
        2003年,集团向土耳其伊兹米特的马尔马拉船厂订造两艘液体化学品/石油产品兼用船。这两艘船于2005年先后出厂,它们是5847dw 的“YM Venus” 号和5738dwt的“YM Earth”号。
        2007年2月,耶尔德勒姆集团干脆把马尔马拉船厂买了下来,并开始为本集团建造液体化学品/石油产品兼用船和杂货船。这些液体散货船舶的商务与技术管理转包给伊贝克斯海运公司(IbexMaritime)管理。
        2005年,耶尔德勒姆集团在克凯里成立了土耳其的第一家私营多用途港口营运商——耶尔港口集装箱码头公司。2014年完成的三期项目使该座码头的处理能力达到了200万TEU。
        2008年,耶尔德勒姆集团收购了瑞士的一家铬铁公司,这是该集团的传统优势领域。随后又在美国投资了一家矿产公司,在南非合资成立了一家矿产公司。
        航运界的“老司机”
        在2010年耶尔德勒姆集团因跨国驰援拯救达飞而蜚声全行业,并首次登上劳氏“年度航运业影响力人物”榜单时,罗伯特称自己是一名“航运业的门外汉”,那显然是过分谦虚了。
        当时,该集团就拥有干散货船和化学品油船共17艘。它还拥有瑞士伦德菲尔航运公司(Lundvall Shipping)60%的股份以及化学品油轮公司Chemfleet 51%的股份。此外,如前所述,它还拥有马尔马拉船厂和众多的土耳其港口,以及瑞典和马耳他等国的许多港口。
        罗伯特以6亿美元购买了达飞的五年期债券而使达飞资金链解困,幸免于难。在2015年债券期满时,达飞因收购东方海皇亟需现金,罗伯特再次施以援手,以债转股,并进入达飞的董事会。他对于自己在达飞的投资和投票权非常满意,而且对达飞的前景充满了信心,虽然他最喜欢的还是港口。
        罗伯特于1983年在伊斯坦布尔工程技术大学获得学士学位,1989年在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获得机械工程硕士学位。90年代,他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太平洋海岸工程公司(Paceco Corp)干了四年。
        2014年,罗伯特提出,耶尔港口的目标是到2025年成为世界排名前十的港口营运商。该公司计划通过有机成长和收购两种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
        宏伟的目标需要一位自信的人士来创造纪录,并且陈述宏伟的计划。而快速发展的耶尔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耶尔德勒姆就是一位自信的人。
        对于这家土耳其多元化经营的港口集团设立目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五年前,当罗伯特·耶尔德勒姆公布公司的发展计划时,人们嘲笑他,但如今那些目标都实现了。耶尔德勒姆对如何达到2025年的目标有一个清晰的计划。
        德鲁里航运咨询公司显然很看重这些雄心勃勃的计划,它在2014年就称耶尔港口控股公司为很有发展前景的港口营运商之一,认为它在未来几年内将会挑战市场领导者。
        罗伯特毫不掩饰他对港口业的情有独钟。他说:“我喜欢港口更甚于船舶。只要你有钱,你就随时可以从市场上买到船。但是你不可能随时建一座码头,法律也会管你。买码头的机会稍纵即逝,我喜欢寻觅和抓住机会。码头是一宗稳固的产业。”
        2016年,全球集运业陷入困境,船东和银行纠纷不断。但是罗伯特并不介意。他喜欢冒险,他希望看到在航运业的投资能给他带来回报。他对于在达飞的投资感到满意,同时,期待着达飞上市的机会。由于他的投资组合非常广泛,所以他坚信各项业务之间可以对冲,降低风险。
        现在,耶尔德勒姆在达飞的投资已被证明为优质潜力股,目前由萨德家族控股的达飞集团已是行业内最为成功的企业之一,并且主导着行业的整合。
        深谙收购之道
        集团旗下的耶尔港口公司(Yilport)目前的价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
        2013年,耶尔港口在各港口码头的吞吐量达550万TEU,预期到2018年可达750万TEU,成为土耳其最大的码头营运商。
        熟悉土耳其码头营运商的人应该注意到这家公司近年来通过一系列的重大收购而迅速崛起。
        2012年底,这家土耳其港口集团宣布了两项重要的交易。一是收购了德姆利克港(Gemport)86.6%的股权,获得了在马尔马拉海南岸60万TEU处理能力的多用途码头;二是收购了在马尔马拉海域的盖姆利克港(Gemlik),该港包括粮食和水泥转运中心及其相关的仓储能力。
        在这两项交易之后,2014年初,耶尔港口收购了瑞典罗塔港(RotaPort)的集装箱码头耶夫勒港(Gavle)80%的股份。随后,这家土耳其的港口集团在马耳他自由港转运中心持有了50%的股份。与这项交易相关联,它在斯德哥尔摩港开发Nord多式联运码头,于2015年投产。
        2014年年初,耶尔港口公司在奥斯陆港赢得了20年的特许经营权,成为该港Sjursøya集装箱码头的营运商。
        目前它在奥斯陆港有Sjursøya和Ormsund两个集装箱码头。在2015年,港口扩大之后,把所有集装箱运输的业务转移到Sjursøya码头。通过将一个地区的所有集装箱货量集中到一起,奥斯陆港的处理能力将从目前的26万TEU提高到35万TEU。
        2016年10月初,公司与葡萄牙的Mota-Engil集团以及Novo Banco银行达成最新协议,以3.74亿美元收购葡萄牙港口管理公司Tertir,使耶尔港口这家土耳其公司跻身国际集装箱码头营运商前20大的行列。
        在过去的几年中,耶尔港口公司也在其内部系统中进行投资。在2013年,公司在其所有设施中,集中部署了信息技术、采购、行政、策划及物流服务。公司开设了耶尔港口物流中心和埃蒂物流公司(Eti Logistics)。
        耶尔港口公司对其现有的港口设施也有投资,从对盖布泽设施的两个泊位进行扩张开始,其中一个泊位总长度为450米,能够使港口处理最大的集装箱船,整体处理能力提高到100万TEU。
        然而,耶尔港口没有止步不前,而是将到2025年成为全球10大码头营运商之一作为公司的长期目标。耶尔德勒姆团队肯定是接下来十年内行业的重点关注对象。
        期待上市
        通常,一项设备加入到耶尔港口组合将要经历一个过程。有一个最初100天的整合计划。在这个过程完成以后,有一个增量改进项目,该项目具有标准化的关键性能指针,应用在所有的港口。
        耶尔港口首席执行官西恩·皮尔斯说:“我们看到过许多这样的地方,他们缺乏方向,缺乏战略,他们花太多的时间关注那些普通的事情。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我们标准化的平台和我们标准化的技术。我们对设备的要求是相当高的,因此,我们能够关注到像商业发展之类的其他事情。”
        所以有一个明确的发展计划和发展战略,接下来的问题是港口营运商如何获得资金来收购这些新的港口?
        到目前为止,姐妹公司已经贡献了股权,在长期项目融资的基础上,通过土耳其银行筹集的基金已经提高了。然而,为了加快扩张进程,公司正在寻找新的融资来源。
        目前筹集资金的过程,总共大约需要5亿至6亿美元。通过私募,耶尔港口公司引进正在交易的公司和投资者,如养老金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
        罗伯特表示,当公司达到一定规模时,可能会首次公开募股(IPO),并有可能发行欧洲债券。
        公司的扩张肯定会加快速度。耶尔港口参与了约15项投标流程。罗伯特认为耶尔港口将实现其宏伟的目标。他说,今天,成为前10大港口营运商是一个梦想,但是在8年以后,你将会看到它变为现实。
        进军新兴经济体和美国港口市场
        投资在带来有机成长的同时,也将有助于耶尔港口在实现目标中发挥作用。罗伯特承认,为了成长,必须对新设施进行投资。他说,耶尔港口要想实现它的雄心,需要平均每年获得两个新的港口。因此,他将目标瞄准了新兴经济体,比如非洲和拉丁美洲,以及在斯堪的纳维亚和波罗的海沿岸的成熟市场的港口。他还计划在土耳其继续扩张。
        罗伯特说:“我们几乎完全排除亚洲,因为这一地区的港口竞争非常激烈。我们想要去的地方是那些我们可以开发增值服务和提高生产率的港口,在那些港口,我们还可以提高作业效率,并且我们也可以在营销方面做出改进。”
        他将目标港口的类型分为两类:一类是已建成的港口,耶尔港口外部团队的入驻将会从重新振兴设施和检查新的货物流中获益;另一类是发展中的港口,它们有一系列的潜能,但缺乏专业知识。
        罗伯特说:“我们带来了技术、设备和码头操作系统。我们对港口甚至没有做任何投资,我们在闸口、堆场和泊位做一些最基本的改变就能够提高港口的运行和效率。一旦我们有了这些改进,第二步我们再看看什么类型的设备需要移动。”
        罗伯特说:“耶尔德勒姆集团的货运、物流和拥有船舶的利益与其他集团相比,给耶尔港口带来了不同的视角,因为它可以创建一个完全集成的物流链。我们是一家工业集团。我们不仅仅是一家船公司,或者是港口经营商。我们是一家矿业公司,我们是金属制造商,从事化肥和大量的原材料活动,无论是散装货物还是集装箱货物,我们都做。在贸易和制造业,在物流业,在港口业方面的专业知识,与其他的港口营运商相比,带来了极具战略意义的优势。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任何时候都不会成为一个单纯的集装箱码头营运商,而是想成为一个多功能的港口营运商。”
        2016年初,罗伯特宣布竞购美国港口集团(Ports America),意图把业务拓展到美国。随后他又表示,如果达飞轮船出售APL在洛杉矶的码头,他旗下的耶尔港口(Yilport)将会奋力竞购。
        同其他投标者相比,横跨港、航两界的耶尔德勒姆集团也许处在一个相对有利的“对冲”地位。由于在达飞轮船的6亿债务已转换成股份,耶尔德勒姆也可以从出售APL码头资产的收益中获益。同时它也容易从达飞轮船得到确切的运量保障。
        罗伯特说:“如果要在行业里发展壮大,你首先要成为国际的营运商。”
        他认为,那些只经营一座或两座码头的公司,在与国际上的航运公司谈判时,根本就没有议价能力。并且当承运商决定降低码头费用的时候,这些势力雄厚的客户就显得更加重要。
上一篇:冯振玉:载重线公约的规定、释义及应用(二)(Z.2015.3)下一篇:克拉克松排名引发的思考(Z.2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