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海上反恐 > 严防海盗再抬头(Z.2017.5)

严防海盗再抬头(Z.2017.5)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199 刘萧 2017-05-26
        年初,国际海事局海盗活动报告中心对外发布了《2016年全球海盗活动报告》。其中,一项统计格外显眼。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海域发生的船员遭绑架事件逆势激增达到了近10年来最高值。不仅如此,2017年3月沉寂了五年之久的索马里海盗再次劫持商船,尼日利亚Brass沿海水域同一天内发生两起海盗袭船事件等,也恰恰影射出了近两年海盗大军的集结与再度猖獗。
        索马里“阴影”再起
        索马里当地时间3月13日14时30分,伴随着阿联酋公司经营的“阿里斯13”号小型油船被劫持,沉寂了5年之久的索马里海盗再次走入了人们的视野。当然,近一个月内发生的20余起海盗袭击、劫持船员、暴力盗窃等事件,与业内评估索马里将再次比肩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菲律宾、亚丁湾海域等暴力海盗和武装抢劫频发的热点区域也预示着“改邪归正”的索马里海盗又“回来了”。
        当然,对于业界而言,此时更需明晰这样一个问题:近期索马里海盗的疯狂作案究竟是短时间内的饥不择食还是意味着该地区的海盗袭击将再度回到五年前的常态化?这一问题关乎船东们今后的颇多抉择。不知读者们是否还记得2015年12月航运业将索马里附近“高风险区域”(High Risk Area)缩小了范围,甚至从海图上移除了“高风险区域”警戒线一事。尽管BMP4反复强调,该区域高危海盗袭击的危险性仍然存在,但出于成本考虑部分船东还是逐步取消船舶航经索马里、亚丁湾的安保强化措施,甚至取消了武装保安和船舶加速通过该区域的计划。
        那么,如今的形势下,此类船东是否该考虑重新启动长期的安保计划?对此问题,我们需要分析一下近期索马里海盗的作案动向。今年3月13日,“阿里斯13”号小型油船被海盗劫持。几日后,索马里海域再次发生一起海盗劫持事件,一艘载有11名印度船员的印度商船被劫持。4月22日,液货船“COSTINA”报告称在印度洋索马里东岸附近水域遭遇海盗攻击,其中5名海盗驾驶快艇在此次劫持未遂案件中追击了该液货船。表面上,死灰复燃后的索马里海盗并未针对某一特定种类船舶进行攻击,似乎显得“章法凌乱”,但实则不然。“吨位小”成为了近期受索马里海盗攻击船舶的共性。以最近受到攻击的液货船“COSTINA”号为例,其长82米,宽10米,载重吨为7075吨。如此不遗余力地用“开胃菜”练手,不免让人猜测其在磨练并等待着未来的一道道“主菜”。所以综上所述,建议船东考虑重新启动长期的安保计划。
        此外,未来几个月内装载哪类货物的船舶较易受索马里海盗的攻击也值得关注。在此,记者综合当地局势尝试进行分析。今年2月8日,屡被推迟的索马里总统选举终于决出结果。经过两轮投票,索马里前过渡政府总理穆罕默德·阿卜杜拉希·穆罕默德当选新一任总统。有舆论认为,确定宪法、建立有效的国家安全部队等应为此时索马里面临的紧急问题,但其实如何解决旱灾导致的饥荒才是重中之重。受干旱和饥荒影响,目前索国内约300万人面临饥荒威胁。从该地海盗近期劫持的船舶目标来看,目标也偏向于劫持载有食品与原油等受灾地区所急需物资的船舶。
        海盗:目标天空和互联网
        2017年3月的RSA安全大会上,《Verizon 数据外泄汇编报告》披露了一个有趣的案例:一群海盗捆绑着黑客利用网络技术精准抢劫了一家国际船运公司的财产。这两个职业一个传统狂野,一个现代隐蔽,不得不说在融合后产生了“1+1>2”的效果。
        Verizon RSK安全团队在报告中谈到:“当海盗冲上这艘船之后,可能所有船员都以为海盗会向以前一样把船驶回老巢,然后开口向船公司索要赎金,但此次海盗却并没有这么‘low’。他们掏出手机,对着集装箱扫一扫,很快找到了他们想要的那个集装箱。把这个集装箱中的贵重货物抢劫一空之后,海盗们带着胜利的喜悦扬长而去,空留一船海员惊讶地看着他们。”
        该件事情发生之后,安全团队RISK授命对船运公司的货运系统进行了一次排查。在排查中RISK安全团队对CMS的网络流量进行分析后发现,一段Web壳脚本通过软件漏洞上载到了服务器。这个壳脚本后门让攻击者可以远程访问服务器,并上载和下载文件。与此同时,被黑客攻击的这家航运公司使用了自主开发的Web内容管理系统(CMS)来管理提货单,导致货物清单就像“菜谱”一样,可以任海盗翻看并且可以随时选择自己喜欢的货物下手。虽然海盗的创新让航运业措手不及,但技术水平有限的他们还是稍显幼稚。RISK安全团队在调查中发现,海盗黑客不仅发出了很多错误指令,导致和服务器之间的交流始终不太畅通。而且,由于技术水平比较有限,他们最初攻破了几台服务器之后,就没能再扩大“领地”,所以自始至终都是在窃取有限的几台服务器上的资料。采访中一位业内人士谈到:“相比于海盗的技术不成熟,更让人担心的是航运业对于网络安全的幼稚。据我所知,最终这家船运公司关闭了服务器来修补漏洞,还封锁了这群海盗黑客的IP地址,避免遭到进一步的精准抢劫。但如此力度的最终处理方案真的可以防堵网络安全漏洞么?值得业内深思。”
        不仅如此,在此次采访中,记者还了解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消息。据索马里东北部自治政权邦特兰(Puntland)打击海盗的负责人阿布迪力扎克·艾哈迈德透露,以往当海盗想要招募新人时,他们首先会问你是否拥有AK-47,接着问你是否会游泳,但现在却在招募条件上有了新的变化。他谈到:“一些海盗头目会刻意培训新人使用无人机的技术,用以侦查繁忙航道中的商船。一旦商船缺少护卫舰、安全人员或铁丝网等防御手段,那么海盗将快速锁定攻击对象。”
        这并非一家之言,该说法同样也得到了专门从事救生和安全设备业务的机构BCB International发言人Philippe Minchin的印证。他谈到:“以前海盗只能依靠港口的‘瞭望者’或伪装渔民帮助打探消息。随着使用无人机监视海盗情况越来越多,海盗也开始利用无人机监视目标船只。为了应对这个挑战,许多公司也正在研发‘无人机杀手’,主要是争夺海盗无人机的GPS信号,激活它们的‘回家’功能。不仅如此,非洲政府和一些船运公司也正在着手应对这一风险。未来,与海盗之间的博弈将不仅发生在海上,也会蔓延至天空和互联网上。”
        防海盗意识还需升级
        近期,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爆料了国内同一艘商船一周之内分别在亚丁湾和曼德海峡西口两次受到海盗袭击的具体情况。
        报告显示:2017年4月4日晚20:00(GMT+4.0),某轮船位14-44.3N/052-00.0E,航速11.7节,航向243。在驾驶台交接班期间,该轮海员发现了距离该轮3海里左右一艘小船突然加速至18节从左后方向该轮快速驶来(在此之前受袭船舶已发现这艘小船静止不动,一直保持观察)。随即驾驶员叫船长和所有保安上驾驶台。当距离1海里左右时,船长命令保安开枪警告,连续射击17枪后,海盗发现抢船无望最终弃船而去,当时最近距离在驾驶台左正横只有0.4海里左右。两天后,该轮经过曼德海峡西口(已进入红海),瞭望时发现左右两侧约2~3海里各有2艘可疑船只以19节速度迅速向该轮驶来(近距离发现每艘船上大约5~6人)。此时全船拉响警报,所有人员进入戒备状态。当小船接近0.8海里时,保安员开枪警告,然后小船掉头驶离,共发射子弹16发。
        如此高频率的海盗袭击不由得让人担心,现下的营运船舶是否具备足够的防海盗能力。那么如何做才能进一步提高船舶安全性呢?一位业内专家向记者作出了说明。他谈到,首先需要在船舷设置障碍。这是阻止海盗登轮的第一道防线,也是工作量最大的部分。不同的船舶采取不同的方式,如有的船舶设置带刺的钢丝,有的船舷绑上大圆筒,有的设置440V的电网,有的新型船舶喷洒化学药品、安装船用防海盗高压脉冲电网等多种方法并用。其主要目的是给海盗登轮设置障碍,令其退却。
        其次,为了进一步提升安全性,建议完全封闭生活区底部通道,封闭生活区外部露天甲板所有通道。不仅如此在海盗活动高发区,应该中断甲板所有维修保养工作,所有人员没有特殊情况不得在生活区外活动,所有进出生活区的通道应全部封闭(一般是从内部焊牢)。仔细查看能够进入生活区及机舱的通道,如较低的窗户、各种入孔、道门等,都使用钢板焊牢、封闭,确保海盗无法从底部进入生活区。生活区外部通道的步梯应尽可能拆除,步梯入口焊接栅栏或全部封死。生活区外部各层甲板设置铁丝网,以增大海盗从生活区外进入驾驶台的难度。由内部锁闭的通道和生活区通往外边的门窗应全部封死。
        此外,采访中另一位船长也向记者介绍了自己的相关经验。他谈到,尽管货船的船速和操纵性不如快艇,但只要操纵得当,也可使海盗船只不容易靠近,挫败其登船的企图。因此掌握必要的船舶操纵要领对于防止海盗登船有着重要意义。与此同时,他还介绍了“之”字航法。在相对宽敞的水域,“之”字航法是摆脱海盗船追击非常有效的方法。“之”字航法适合操纵比较灵活的船舶,大型船舶和操纵困难船舶慎用。但操作时应注意以下事项:舵角不宜过大,采用5°~10°舵角为宜。因舵角过大会使速度很快下降,并且使舵效降低;既要使船艏位摆动起来,又要保持一定的幅度。摆动幅度太大,也会造成速度下降,并会给快艇造成靠拢的机会;幅度太小起不到推挤和与快艇拉开距离的作用。瞭望和监视人员一定要注意隐蔽,并且要戴好头盔和防弹衣,以免被子弹击伤。
上一篇:迪拜将成立10亿美元航运投资基金下一篇:初北平:海上灾害如何界定(Z.2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