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公司故事 > 瑞克麦斯的倒下与汉堡的衰落(Z.2017.5)

瑞克麦斯的倒下与汉堡的衰落(Z.2017.5)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919 冉小松 江南莼 2018-01-18
        2017年4月12日,新加坡上市公司瑞克麦斯信托管理公司(Rickmers Trust Management Pte. Ltd.)宣布,瑞克麦斯信托未能与债权人及投资人达成债务重组的协议,目前已开始着手清算。
        瑞克麦斯倒下
        2017年3月21日, 瑞克麦斯信托与由德国北方银行(Nordbank AG ,简称HSH)及星展银行(DBS Bank Ltd, 简称DBS)组成的贷款方HSH Syndicate就扩大现有贷款问题进行磋商,后者愿意考虑以“重大债务豁免”方式,为瑞克麦斯信托提供贷款,并允许瑞克麦斯信托管理公司在4月15日之前,提交新的重组计划。但经过与利益相关方的多次协商,未能达成相关的重组方案。鉴于瑞克麦斯信托目前资金流动性不足并缺乏新的投资者,瑞克麦斯信托管理公司决定应予以清盘。
        按照相关规定,处于清盘中的瑞克麦斯信托应向新加坡交易所提交退市申请。
        2016年12月,瑞克麦斯信托试图通过票据持有人同意其以8.45%票息率发行1亿新元的中期票据,以完成债务重组。但此计划遭到票据持有人的反对,而这正是高级贷款方提供2.6亿美元贷款的要件。以上未达成贷款的协议导致一系列违约事件,如未能偿还于2016年11月到期的向贴现单位支付的430万新元贷款、于2017年3月31日到期的HSH集团的本金1.967亿美元,以及各种贷款协议中的违约,这对瑞克麦斯信托的继续运营造成了重大的不确定性,同时导致该公司经营状况急剧恶化,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
        瑞克麦斯是去年8月韩进海运破产之后被清盘的又一家航运公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瑞克麦斯在航运业界的影响力更大些。瑞克麦斯是全球最大的三大非营运集装箱船东(又称为不定期船船东,即不从事集装箱班轮运输业务,而以出租集装箱船方式经营的船东)之一,而且是自2010年劳氏日报集团创建《年度航运100强》以来年年上榜的企业。瑞克麦斯的承租客户包括马士基、地中海航运、达飞轮船、商船三井、东方海外、日本邮船和意大利海运等知名班轮公司。
        表面上看,瑞克麦斯是一家新加坡合法注册的公司。更重要的是,德国的瑞克麦斯涉入远东资本市场。此外,瑞克麦斯的主要债权人是德国人。
        然而,幸运的是,因为瑞克麦斯是一家非营运集装箱船东,所以它的倒下不会像韩进海运那样造成整个产业链条的断裂和供应链的崩溃。
        Navios Maritime和Zeaborn出手
        希腊船东Navios Maritime和德国重吊船东Zeaborn集团分别出手收购瑞克麦斯海事旗下船队。
        4月20日,希腊船东Navios Maritime宣布,已与瑞克麦斯海事(Rickmers Maritime)签署协议,收购其旗下拥有的全部14艘集装箱船。
        Navios Maritime称,此次收购价格约为1.13亿美元,通过其子公司Navios Partners Containers Inc完成交易,所购运力包括11艘4250TEU型集装箱船和3艘3450TEU型集装箱船,运力总计57100TEU。
        丹麦海事咨询机构SeaIntel则称,瑞克麦斯海事需要卖出集装箱船以保证债权人能够回收部分资金。
        SeaIntel警告,像瑞克麦斯海事这样的非经营性船东倒下的现象,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因为在未来几年,船公司可能会用新船来替代此前的租赁船舶,非经营性船东将最先受到市场波动的冲击。
        德国重吊船东Zeaborn集团旗下子公司Rickmers-Line GmbH&Co. KG接管瑞克麦斯集团(Rickmers Group)旗下包括NPC Projects公司在内的瑞克麦斯轮船(Rickmers-Linie)及船用燃料及租船经纪公司MCC Marine Consulting & Contracting。此收购协议于4月1日正式生效。
        德国瑞克麦斯轮船公司(Rickmers-Linie)总部位于汉堡,是全球重大件及工程货物远洋运输的领军者之一。除班轮运输服务外,NPC Projects提供的服务将会是Zeaborn集团现有不定期业务的完美延伸。
        待Zeaborn与瑞克麦斯轮船,NPC Projects及MCC整合后,该集团将拥有近200名员工,拥有载重吨为7500至30000吨的多用途船只约50艘,并吊最大起重能力700吨。
        Zeaborn集团总部位于德国不来梅,管理多用途船(MPP)30余艘。2014年,该集团曾在中资船厂下单订造1 艘多用途船。通过此次整合,Zeaborn集团将接管瑞克麦斯轮船在比利时、中国、丹麦、德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和日本的办事处以及世界各地广泛的代理网络,发展成为一家全球化的运营机构。与此同时,瑞克麦斯家族成员伯特伦·瑞克麦斯(Bertram Rickmers)先生个人将作为少数股东,参与新公司的销售业务。
        瑞克麦斯公司发展简史
       “瑞克麦斯”在航运界的圈子里几乎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到汉堡去旅游的每一个人,几乎都会去参观那艘作为水上博物馆的“Rickmer Rickmers”号船。这是一艘建于1896年的三桅货船。
        瑞克麦斯(Rickmers)这个名字在航运界历史悠久。1807年,渔民Peter Andreas与Deike夫妇的儿子Rickmer Clasen Rickmers出生在德国西北部北海沿岸的戈兰岛(Helgoland)。
        1831年,24岁的Rickmer Clasen Rickmers定居不来梅哈芬,并于3年后建立了一家造船厂,由此开始了瑞克麦斯家族迄今逾186年的航运生涯。1838年,瑞克麦斯确立了绿红白三底色加白色字母“R”为公司标识和旗帜并沿用至今。
        1887年,瑞克麦斯进入钢质船时代。
        1895年,瑞克麦斯家族第二代Andreas and Peter Rickmers将新建五个货运轮船投入到自德国开往东亚的班轮运输中。船从不莱梅港和汉堡经安特卫普、上海和香港抵达日本,这就是瑞克麦斯班轮航运公司(Rickmers Linie)的诞生。1912 年,瑞克麦斯将总部从不来梅港迁往汉堡。
        1958年,瑞克麦斯家族第四代Claus Rickmers前往中国, 并成为新中国第一位来自西方的航运企业高管,受到周恩来总理的热情接待。从此,瑞克麦斯开始了与新中国的商业往来。
        1964年4月俄柯· 瑞克麦斯(Erck Rickmers)出生于不莱梅哈芬。
        1979年10月29日,第一艘从中国出发、“门到门”式运输的瑞克麦斯集装箱船抵达汉堡。
        1985年,瑞克麦斯集团(Rickmers Group)成立。1989年,瑞克麦斯从赫伯罗特(Hapag-Lloyd)手中接管欧洲至东南亚的多用途船业务,并将重大件和特重货运输作为瑞克麦斯航运的主营业务。
        1992年,伯特伦· 瑞克麦斯和俄柯·瑞克麦斯兄弟俩创办Nordcapital。
        1996年,俄柯·瑞克麦斯建立了一个船舶管理公司ER Schiffahrt、一个KG船东公司Nordcapital和一家私人基金公司Equitrus。其中,Nordcapital公司是他和哥哥伯特伦一起创办的。
        2007年瑞克麦斯海运公司在新加坡成立并上市。当时是集装箱发展的繁荣时期。该公司成立是为了在资本市场作为替代来源,而当时新加坡正在寻求发展船舶融资市场。新加坡对于发展金融抱有很大的雄心,资本市场有非常强大的监管力度和稳定的监管环境。新加坡有更稳固的市场,能够给航运融资提供支持。
        2009年,伯特伦和俄柯弟兄俩一起庆祝这家家族企业创立175周年,虽然真正从事传统航运业务的投资始于20世纪80年代。
        2015年,瑞克麦斯集团从有限合伙制转为股份制。
        已经传承五代的德国瑞克麦斯集团是世界知名的航运企业,雇佣船员1700人,岸基员工470人,自有船总数121艘,包括集装箱船、干散货船和多用途船。集团旗下有三大业务:海上资产、海事服务和瑞克麦斯航运。具体服务包括利用自有船舶和租入船舶进行海运和物流供应链服务,并对旗下船舶与第三方经营船舶进行商业与技术管理。公司拥有的ER Offshore公司管理着13艘油气运输专业船舶。同时,瑞克麦斯还运输重大件和特种货。简单地说,瑞克麦斯集团分别进行着船舶拥有、船舶管理和船舶经营工作,也就是航运业中最完整的“船东”业态。
        汉堡的不幸
        德国被誉为“船东之乡”,汉堡更被誉为“航运中心”。坊间传闻称全球80%的集装箱船东居住在汉堡。但是,自从世界金融危机以来,汉堡首当其冲,“航运中心”金字招牌黯然失色。
        几十年来,有限责任合伙企业,或者德国KG体制下的公司,以及欧洲银行借贷都是船东重要的融资管道。据估计,全球集装箱船队中,大约35%是由KG体制提供融资支持建造的。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航运企业要想获得资本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由于整个体制都不再按照曾经的方式运营,所以航运企业必须拓展其他的融资管道以便给企业提供资本支持以及开展新的项目。
        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导致德国船舶融资的主流模式KG系统率先倒下。随着全球贸易增速的大幅下跌,运力过剩加剧,越来越多的集装箱承运商把租约到期的船退回给船东。
        虽然奥斯陆(Oslo)和比雷埃夫斯(Piraeus)的航运业逐渐失去昔日的辉煌,但是汉堡航运业却遭受了长期的痛苦,KG体制下数以千计的单船公司被迫破产,德国银行的船舶融资账户上多年来产生了大量的不良资产。
        然而,德国银行和德国公司之间的传统债券已经恢复了这种弹性,而这种弹性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人们难以想象的程度。
        随着一次又一次地兼并与收购,汉堡的“招牌”航运企业赫伯罗特的德国“血统”一次又一次地被稀释。2014年收购智利航运(CSAV)之后,智利投资人已成为赫伯罗特的最大股东。预计在5月底整合阿拉伯轮船的交易完成后,赫伯罗特的两家最大股东都不是德国人,他们将分别持有14.4%和10.1%的股份。留给汉堡市政府、库恩海运(Kühne Maritime)和途易集团(Tui)三家德国股东的股份总量不到40%。
         或许,更大的震动是去年年底宣布的马士基收购汉堡南美案。40亿美元的收购价有可能使它成为班轮运输业有史以来价值最高的收购交易案。与赫伯罗特齐名的汉堡品牌——汉堡南美(Hamburg SÜd)在两次尝试与赫伯罗特合并的努力失败之后,其母公司欧特克(Oetker)终于把这家拥有80年历史的航运企业卖掉了。
        尽管作为古老的航运中心,汉堡在航运业拥有悠久的历史、成功的经验和丰富的知识,但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屡次遭受重创。汉堡港的吞吐量也从2008年的974万TEU减少到2016年的891万TEU(八年减少8.5%),世界排名从第11位下降为第17位。
        汉堡航运中心在“褪色”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俄柯·瑞克麦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政治方面。在成功竞选为社会民主党的州议员后,他参加了议会的多个委员会, 并自2011年2月起担任该地区议会下设经济委员会的主席。随后,他把商业上的大部分事务委托给几位信得过的朋友去打理。
        然而,到2012年,他辞去了在州议会的职务,重新回到集团的领导岗位上。他仍然是ER Capital的董事会主席,旗下包括KG公司Nordcapital和散货船东公司ER Schiffahrt。后者在收购其竞争对手Komrowski 以后改组为蓝星控股公司(Blue Star Holding)。
        2013年夏天,瑞克麦斯通过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发行5年期无担保公司债募集了2亿欧元(合2.57亿美元)。这些公司债不和某一艘船舶或者其他的资产捆绑在一起。公司在给投资者准备的发债说明书中表明:募集的资金中,大约9600万欧元将会用于偿还以前的债务,其余的9400万欧元用于增长性融资和投资。
        2014年,俄柯· 瑞克麦斯就意识到,旗下的欧洲著名品牌瑞克麦斯集团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尽快转型,即从一家传统的KG公司转型为一家能够提供多种服务的国际船舶管理公司。目前公司拥有大约90艘船,包括集装箱船和散货船。
        到2015年,伯特伦·瑞克麦斯集团由于航运危机已经被逼到边缘的事,在业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与它的银行方于二月达成协议之前,债务被认为高达20亿马克。
        到2016年,他们本打算将他们的船舶管理业务合并一起,但是很快便改变了想法。不久后,瑞克麦斯集团的财务问题便曝光了出来,最终导致清盘。
上一篇:水果冷藏运输船跳出“传统”(Z.2015.5)下一篇:德国造船业逆势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