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请扫描 安卓 ios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新技术 > 网络中心战中的海上网络战(Z.2015.12)

网络中心战中的海上网络战(Z.2015.12)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444 刘方琦 2017-08-04
        美国海军陆战队在2014年11月开展的代号为“大胆美洲鳄”的演习中,引入了海军研究办公室的模拟实战场景“战术网络靶场”。通过网络、通信、传感器、无人系统等多种技术的融合,包括谷歌增强现实眼镜和其他系统,在物理军事作战的同时模拟城市网络环境,测试美海军在一系列非军事信号中,监视、拦截、破译无线电和雷达信号的能力。
        情报自古以来在战争中都是克敌制胜的关键。21世纪以来,各种信息技术层出不穷,军事情报和军事指令的上传下达普遍通过卫星和网络来实现。且随着战争规模不断扩大,海、陆、空各个部队之间协调作战的要求越来越高,各种军事装备对信息和网络的依存度不断提升。甚至有人提出,未来国家安全和战争的胜负,将取决于“制网络权”,这是继“制陆权”、“制海权”、“制空权”以及“制天权”之后出现的一种新权力方式。因此,网络安全问题已经超越了传统的安全领域,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也成为国际战略中的一个新问题。
        什么是网络中心战
        所谓“网络中心战”,是以应用于军事的各种网络技术为基础,体现信息化战争特征的新兴作战理论。根据《美军海军研究院期刊》的定义,网络中心战是地理上分散的部队通过牢固的、规范的网络互相连结,实现信息共享、实时掌握战场动态、缩短决策时间、减少决策失误,从而获得力量的一种作战模式。其关键是通过高效能的信息网络访问和控制信息资源,以便对敌人实施快速、精确、全方位的打击。其特点为在各部队、各作战平台之间实施高速度、大容量、远距离的数据交换。
        网络中心战以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杀伤、情报、监视和侦察系统(C4KISR)为支撑,并由三个层次组成:以通信、导航和指挥控制系统为基础的信息网格;以雷达、声纳和光电探测系统为基础的传感器网格;以及以精确作战武器和新概念武器为基础的作战网格。网络中心战的战场环境同时存在于物理域、信息域和认知域内,通过网络优势、信息优势和行动优势,先于敌方为各级指挥员的决策和战斗人员的行动提供信息支持,从而获得战场的主导地位,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战争的不确定性,预先警觉,掌握主动权。
        然而,网络战是一柄双刃剑,实施网络战既可获得信息优势,提高战场上联合作战部队的作战效能,同时也潜在着被敌人破坏和利用的危险性。一般而言,网络越不均匀、越集中,也就越脆弱,但是可控度越强;网络越平均、越无序就越鲁棒,也越不可控。因此实施网络战,不仅要提升信息系统、传感器系统和武器系统的性能,更重要的是要构建性能优越的网络,形成一个互通、互联、互操作的高效作战体系。
        各国网络战发展情况
        2011年联合国调查结果显示,全球组建网络战部队的国家有33个,到2013年增长至46个,以下将介绍其中发展较早的美国、英国、日本以及俄罗斯等国的网络战发展情况。
        美国:作为全球信息化程度最高的国家,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和最庞大的信息系统,也是第一个提出“网络战争”概念并制定网络安全战略和网络安全国际战略的国家。
        美国的网络安全战略始于上世纪末,经过三届政府的努力,2012年5月21日正式启动网络司令部(USCYBERCOM)。随后,美国国家网络靶场正式交付军方试用。2013年,网络司令部由900人扩编到4900人,宣布3年内扩建40支网络战部队。2014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明确提出“投资新扩展的网络能力,建设133支网络任务部队”。
        2015年4月发布的新版网络安全战略首次公开表示,美军在与敌人发生冲突时,将把网络战作为选项之一,且赋予安全战略区3类使命:保护国防部内部网络;本土和国家利益免受后果严重的网络攻击;对军事行动和应急计划提供网络能力支持。另外,明确了133支网络任务部队的职责,即13支保障美国本土免受袭击的国家任务队伍,68支防止美国国防部网络受攻击的网络任务队伍,27支提供一体化网络支援的战斗任务队伍,以及25支为国家任务队伍和战斗任务队伍提供计划和分析支持的支持队伍。网络军已成为美国的第六大军种。
        这一系列部署表明,美军突破了网络战在编制体制、装备设备、融入联合等一系列问题的瓶颈。其在网络安全战略上是防御性的,在危机出现之前率先介入,给潜在对手以震慑。在战术上,通过组成战斗任务队伍,攻击性明显提升,强调报复能力。
        国家网络靶场是国家网络安全计划重要的组成部分,是20世纪50年代“人造地球卫星计划”以来,美国国会向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直接下达的唯一项目。该靶场意在为网络攻防作战训练模拟真实的网络环境,可灵活制造出各种遭遇网络攻击的场景,针对敌对电子攻击和网络攻击等电子作战手段进行试验,以实现网络战能力的重大变革。
        国家网络靶场是美国政府的国家级战略资源,美国政府以及拥有授权的机构有权分配靶场的时间和资源。试验组织提出试验计划和配置方案,并提出安全事项,获得认可后,靶场将为特定试验搭建临时的逻辑平台并分配资源。国家网络靶场支持多任务试验、同步试验、单元试验,试验结束后,靶场将清理分配的资源,并负责完成回收。
        具体来看,美国的国家网络靶场具有以下能力:复现大规模军用网络和政府网络的能力;复现商用无线网络和战术无线网络及控制系统的能力;需要使用某种特定能力、效果或设施时,连接分布式、定制设施及资源的能力;大型异构系统(节点)池以及快速集成新节点的能力;快速生成并集成新机器副本的能力;集成新型网络协议的能力;真实地重现人类行为和弱点的能力;逼真、复杂的国家级攻防力量;加快和减慢测试时间相对速度的能力;封装、隔离测试数据库和网络的能力。
        战术网络靶场为国家网络靶场项目的一部分,海军研究办公室称战术网络靶场的目标是将网络空间训练扩展至无线电频率的物理空间,更好地整合信息技术与传统作战,支持具有战术优势的任务目标。未来海军陆战队所有基地的城市作战培训靶场都将具备通信情报和网络战中海军士兵动态和全频谱训练的能力。在演习中,作战人员还佩戴了增强现实眼镜,可直接呈现摄像头和信号处理单元等接收的信息,并具有人脸识别功能和健康监控功能,使得情报人员在不失去情景意识的情况下阅读和处理信息,同时避免了信息过载。
        除了DARPA研制的美国国家网络靶场,美国惠普公司、英特尔公司和雅虎公司联合开发了“全球云计算试验平台”,日本提出了“星平台(StarBed)”系统规划,维多利亚大学计划开发“加拿大国家规模仿真实验室(CASElab)”。
        英国:成立了国家网络安全办公室,直接由首相领导,负责制定战略层面的网络战力量发展规划和网络安全行动纲要。2009年6月发布了《英国网络安全战略》,该战略认为网络空间涵盖所有形式联网的数字活动,包括通过数字网络实施的内容传递及其行为。该战略目标是降低风险,拓展机遇,并通过改进知识、提高能力、科学决策等手段使其有机结合。英国网络战部队主要有两支,一支为网络安全行动中心,隶属于国家通信情报总局,负责监控互联网和通信系统,维护民用网络系统,以及为军方网络战行动提供情报支援;另一支为网络作战集团,隶属于英国国防部,负责英军网络战相关训练与行动规划,并协调军方技术专家对军事网络目标进行安全防护。
        英国也已全面启动了国家级网络试验场,该试验场由美国军火供应商诺·格公司搭建,并与美国“国家网络靶场”及全球其他网络实验室连接,可进行高烈度网络战的全球演练。
        日本:日本自卫队有一支网络战部队,由5000余名计算机专家组成,专门从事网络系统的攻防工作,并承担自卫队计算机网络系统防护、清除病毒、修复程序以及开发进攻性“网络武器”,研究网络战的有关战术等,同时支援反黑客、反病毒入侵等任务。2011年,日本防卫省又组建一支“网络空间防卫队”,由防卫相直接负责,以监视防卫省和自卫队的网络,应对潜在网络攻击。
        目前,日本自卫队每年组织多次跨部门网络防护演习,并参加美国的“网络风暴”演习及欧美“国际监视与警戒网络”系列演习,为自身网络战部队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实践经验。
        俄罗斯:网络信息战被俄军赋予了极高的地位“第六代战争”,成立了向总统负责的总统国家信息政策委员会,制定了网络信息战的相关规划,加强对信息化建设的领导和协调,加快信息基础设施建设。
        俄罗斯国家级网络作战部队组建于1998年,负责国家政治、经济领域的网络安全防御任务,以及军队和相关部门网络信息领域的攻防任务。为确保信息对抗中的主动地位,俄军总部、各军种、军区和俄军总参情报总局也建立了各自的特种信息部队。其网络战部队规模在7300人以上,且还有大量的民间和后备力量。
        海上网络战
        海上网络战基于“从海洋转向陆地”的作战思想,要求海军舰队与陆空两军以及盟国部队协同作战,需要在地面、水面、水下以及空中之间传输信息,网络相对其他军种更为复杂。
        由于濒海作战复杂的自然环境,信号传输灵敏度和传感器作用距离均会受到影响,增加防御系统的反应时间。同时,濒海地区通常也会有大量的非军事活动,军用网络容易受到民用信号的干扰,使得敌方可以运用一些技术在攻击时进行伪装或隐藏。因此,濒海作战成为海上网络战的主要战场,未来各国海军也将在这个领域展开装备竞赛和作战方式的更新。
        除此之外,海上网络战还将对作战指挥造成影响,对指挥人员的战场管理和指挥控制效能提出更高要求,即网络战的最高层次要求:认知域。未来的指挥官除具备传统的指挥员所应有的素质外,还应能亲自操作各种信息化设备,并从大量信息资料中筛选出有价值的资料,迅速做出反应。否则,通过物理域和信息域获得的优势就无从谈起。
        总体看,凭借对互联网根服务器、计算机操作系统以及网络硬件设备等网络资源的占有率,再加上美国各届政府对网络战研究的不断投入,美军网络战实力在当今世界中是最强的。俄军的网络战“硬实力”虽然不如美军,但在实战中累积了较强的网络对抗侦察、渗透能力和整体破网能力,因此在世界上也具有极高的“声誉”。
        在网络建设和网络战发展方面,中国相对其他国家起步较晚,目前的首要要务是从国家层面上制定网络安全战略,并从法律层面上建设网络安全监管的有效机制, 普及和提高网络安全意识,加强危机响应和危机应对能力,变被动的“防御”为主动的“防范”。另外加强信息技术自主创新,培养网络战人才,才能在国际网络安全规则和相关国际协议制定方面获得“话语权” 。
上一篇:新船订单跟踪(2017.7.24—7.30)下一篇:徐剑华:上海港集装箱码头拥堵原因探索及对策建议(Z.2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