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北极航线对我国“海运强国”战略的价值(Z.2017.7)

北极航线对我国“海运强国”战略的价值(Z.2017.7)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536 刘兴鹏 2017-08-16
        |► 我们在“海运强国”战略的推进过程中,要充分重视北极航线的战略价值并制定相应的北极航线开发战略。
        随着北极海冰的逐渐消融,北极航线的商业价值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我国也在为未来北极航线的商业化运行做着积极的准备和努力。自2012年7月我国第五次北极科学考察队乘坐“雪龙”号科考船首次开启了探索东北航线之旅后,又于2013年和2015年中远“永盛”轮两次航行北极。此举迈出了中国商船取道北极航线的第一步,为未来中国商船大规模通行北极航线奠定了基础。那么,北极航线对于中国的海运强国战略有着怎样的影响?
       “海运强国”战略背景
        从15世纪的葡萄牙、16世纪的西班牙、17世纪的“海上马车夫”荷兰,直到18、19世纪的“日不落帝国”英国和20世纪后的美国,纵观世界历史上各个海洋强国,无一不是以海立国,以海兴国。一个国家要想崛起于海洋,需要强大的海运业作为支撑。因此,海运对于我国而言,不是一般竞争性服务行业,而是国家战略性基础和服务产业,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这一地位随着中国经贸大国地位的日益巩固,对国际市场、国际资源依赖的逐渐增加而不断凸显。因此,海运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产业,在以下几方面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海运是保障国家经济安全运行的重要环节。我国90%以上的原油、铁矿石、粮食、集装箱等进出口货物都是通过海运完成的,年海运量约占世界的1/3。我国石油、铁矿石等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物资对外依存度很高,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下,我国海运船队的保障能力直接关系我国经济的安全运行。
        海运是拉动国家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海运是传统基础产业与现代服务业的结合体,海运业的产业链与造船工业、钢铁工业、石化工业和装备制造等行业形成关联产业,能够同时带动港口和航运服务业的发展。现代化的海运能有效带动关联产业实现转型升级,推动金融、保险等现代航运服务业实现快速发展,同时能够扩大就业,不断促进经济增长。
        海运是维护国家安全和海外权益的重要保障。海运是国家应对海外突发事件、保障军事运输以及维护海外权益的重要力量。由于海运服务网络遍布全球,可以通过其船舶、网点和搜救力量迅速对重要物资和人员进行运输和转移,对国际政治、军事和经济等突发事件迅速做出反应,从而保障国家安全、经济安全和公民利益。
        海运是提升国家海洋软硬实力的重要载体。海运集密集的资金、技术、人才、管理于一体,常常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密切联系在一起,是我国传播文化、思想的重要载体。同时,海运也是我国参与国际海洋开发利用的重要手段,我国在积极参与国际海洋开发利用、维护我国海洋权益时,与海运是分不开的。
        对保障我国经济安全的价值
        首先,北极航线能为我国提供更多的能源和资源供给渠道,降低能源和经济的安全风险。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最新评估,北极地区未探明的石油储量达到900亿桶,天然气47.3万亿立方米,可燃冰440亿桶。北极地区的铁矿石资源也很丰富,仅挪威可采铁矿就有3000万吨,钛1800万吨,加拿大北极巴芬岛的玛丽河铁矿石可采储量为4.5亿吨。
        当前中国的高速发展依赖于能源和资源的全球性供应,如果北极能源和资源能够顺利开发,北极将成为中国未来重要的能源和资源基地。北极比非洲、南美洲在地理位置上与我国更为接近,北极航线开通后有助于改善我国石油和天然气从政局不稳定的中东以及非洲进口的局面。同时,北极航线将与原有航线并存,分散我国能源安全风险,更好地保障我国能源安全和经济安全。
        其次,北极航线能够避开高风险海域,提高海上运输的安全性和可靠性。马六甲海峡、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等咽喉要道几乎是所有从事海洋运输国家的必经之地,中国在这些重要海上通道都面临受制于人的风险。据统计,以目前海上货运量每年递增6%的增长速度,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的通航能力将于21世纪中叶达到饱和。此外,这些传统航线对通航船舶有船宽、吃水、载重吨等船型限制,目前巴拿马运河的载重上限为8万吨,马六甲海峡为10万吨,苏伊士运河为16万吨。预计到2020年,中国每年需进口原油4.5亿吨,中国原油进口量的不断攀升导致对大型运输船舶的需求日益迫切。届时,中国每年将有3.2亿吨原油需要使用大型油轮进行运输,这必将进一步加剧传统海运航道的拥挤程度。与此同时,中国海运油轮的巨型化趋势使得中国的能源海上运输将不得不绕道龙目海峡、好望角、几内亚湾等海盗出没的海域。
        因此,在索马里海盗猖獗、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日益拥塞、海运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开通北极航线将使我国海上运输避开传统高风险海域,提高海上运输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另外,北极航线能够缩短中国到西欧和北美的海上运输航程和运输时间,节约运输成本。北极航线开通后,将使中国在现有东、西向两条主干远洋航线上再增加两条更为便捷的西欧和北美航线,即到北美洲东部可走“西北航线”,到北欧、西欧和波罗的海可走“东北航线”。例如,从上海途经苏伊士运河到伦敦的总航程约为10413海里,如果取道“东北航线”航程仅为8046海里,航程可缩短2000海里;从上海途经巴拿马运河到格陵兰的努克港,总航程约为13098海里,若取道“西北航线”,航程仅为6058海里,距离缩短了7000多海里。
        北极航线在大大缩短航程和运输时间的同时,也大大降低了运输成本。由于油耗占到海运成本的50%以上,油价越高,油耗在海运成本中所占的比重越大,北极航线航程短的优势就越明显。中国对外贸易的70%依赖于海上运输,如果按照中国海运运费支出占外贸进出口总额的10%计算,2020年中国对外贸易总额将达到5.3万亿美元,其中海运运费约为5300亿美元,若通过北极航线则可节省614亿至1468亿美元。
        对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价值
        一、北极航线将为我国北方港口带来重大发展机遇。
        (1) 北极航线将会改善我国北方港口的区位条件。目前全球的经济强国主要分布在远东、西欧和北美这三个高纬度地区,因此国际贸易也主要在这几个区域间展开,而北极航道恰恰是连接这三个区域的最短海上航线,其南北走向的格局能大大避免现有航线运输距离与时间过长的问题。我国长江以北的港口都位于东北亚地区,非常靠近北极航道,北极“东北航线”开通后,我国北方港口的区位优势将会大大提升,这将给我国北方港口带来丰沛的货源。
        (2) 北极航线将会扩大我国北方港口的腹地范围。北极航线开通后,港口区位条件得到改变,使得靠近航线的港口降低了海上运输成本,从而能够吸引其他港口大陆桥运输的货物,扩大其陆向腹地范围。而且,北极航线还可能改变港口在海上运输网络中的干支线地位,使得靠近航线的港口增加中转的辐射范围,从而扩大其海向腹地范围。因此,在北极通航后,我国北方港口的发展潜力将得到增强。
        (3) 北极航线将会改变我国北方港口的网络结构。北极航线开通后,港口间的网络结构也会随之发生变化。靠近北极航线的港口航班密度和吞吐量将增加,海上辐射范围将会扩大,因而在港口网络中的相对地位和作用也会改变。我国北方港口纬度更高,更靠近北极航道,因而在北极通航前景下,其发展优势更加突出。如果我国北方港口能够充分利用这次机遇,将会提升自己在整个港口网络中的地位和作用,甚至成为东北亚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国际航运中心。
        二、北极航线将有利于带动我国沿海地区经济战略布局的调整。
        (1) 海运产业链长,北极航线的开通将有力带动船舶建造、船舶租赁、货运代理、仓储服务、金融保险、港口建设、海洋信息服务等关联产业在沿海地区的发展,从而进一步增加临港产业的集聚程度。
        (2) 北极航线的开通必然会引发北冰洋沿岸港口、仓储、道路、管道、冰区船舶、炼油基地等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建设和移民,这将为我国向这些北极国家和地区增加建筑材料、工业产品等物资的出口创造新的机会。
        (3) 沿海城市的港口是北极地区能源和原材料第一转运点,未来我国与北极地区的能源和原材料贸易的增长将对我国港口分工和布局产生影响,比如大型天然气码头、油码头和煤码头等将需要根据各港口接纳、转运、原地加工能力而作相应调整。
        三、北极航线将为我国与北极航线沿线国家发展经贸合作带来更多便利。
        北极航线连接的是全球贸易最为活跃的北美、欧洲和东亚地区,这些地区也是目前全球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中国与北极航线沿线区域国家在经济和产业结构上存在明显差异,而差异是双方经济合作的基础。北极航线一旦开通,势必会加强我国与航线沿线国家的多元化跨国经贸合作。
        例如,我国与俄罗斯经济具有巨大的内在互补性,我国可以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资源以及重工业产品;同时我国可以向俄罗斯出口纺织品、服装、鞋类、家具等轻工业产品。加拿大是石油、天然气、纸浆、矿石资源和农产品的主要出口国,我国则是劳动密集型产品的主要出口国,双方可以实现经济和贸易的互补。在中美贸易方面,我国可以从美国进口农产品、高技术价值的机电产品,同时可向美国出口轻工业产品以及低价值机电产品。北极航线的开通将为我国与沿岸国家和区域开展双边经贸合作提供便利的条件。
        北极航线一方面能促进中国与欧洲、北美的经贸合作,扩大我国的能源供应市场,另一方面也能带动沿岸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深化我国与沿岸国家的经济合作,进一步参与北极治理。中国作为北极资源的出口目标国,将进一步融入到北极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进程中,进一步增强同北极地区的“相互依存”。
        对维护我国国家安全和海外权益的价值
        北极地区是全球军事的战略要地,从地理上看,全球的主要大国都集中在北半球,北极点是与各大国距离之和最短的位置,控制了北极点就意味着占据军事制高点,能够对各大国进行有效“瞰制”。冷战时期,因北极是苏美两大阵营直线距离最短的地区,双方在北冰洋沿岸部署了大量路基导弹发射场。同时,北极的冰层为战略核潜艇提供了天然保护,双方都加大了北极在战略核威慑中的地位。冷战结束后,俄美都在北极强化了导弹、反导弹基地建设,使得北极地区成为世界上导弹核武器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因此,北极和北极航线对我国的国家安全具有重要的意义。
        由于北极地区蕴含丰富的战略资源,而且北极航线更是重要的能源运输通道,因此北极航线的顺利开通有助于缓解我国战略能源来源集中、运输路径单一的局面,为壮大我国海上军事实力提供充足的战略能源物资。此外,北极作为重要的运输通道,可在作战时运输军事物资,是重要的军事运输通道。
        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我国已经成为海运大国和贸易大国,对海上重要运输通道的安全具有高度的依赖性。只有保障北极航线的战略通道安全,降低运输过程中海盗活动、海上霸权主义等各种风险,保障我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才能有效保障我国的海外权益。随着北极环境的变化,北极国家都在针对未来可能因北极资源、航道和领土等争端而引发的冲突积极展开军事备战。这些不确定性因素对北极航线的安全带来了很大的风险,也为我国海运业的安全发展提出了重大挑战。
        虽然我国在北极没有领土和领海,但北极事务绝不是简单的地区性事务,而是重要的国际性事务。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北冰洋属于全人类。我国应持续强调北极及北极航线问题的国际性特点,并联合北极航线沿线国家及其他与我国在北极航线问题上有共同利益的国家来维护北极航线相关权利。与此同时,我们也要与相关国家加强军事合作,共同维护北极航线运输通道安全,保障我国的海外权益。
        对提升我国海洋软实力的价值
        首先,北极航线可以拓宽我国与北极航线利益相关国家的合作领域。我国可以通过积极推进与北极航线利益相关国家在安全、能源、海洋环境保护、水文气象预报、技术援助等领域的合作。与此同时,可通过与贸易伙伴建设经济合作区,促进双方经贸关系的和谐发展,提升我国在国际海洋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其次,北极航线可以用于发展我国与北冰洋沿岸国家的外交关系。北冰洋沿岸各国依靠有利的地缘条件,对北极航线可以形成先占优势,使得中国开辟和利用北极航线的难度大大增加。因此,我国可以借助北极航线开通机遇,深入开展与北冰洋沿岸国家的海洋外交,推动在北极权益方面的交流与磋商,提升相互之间的合作层次和影响力。
        同时,北极航线可以增进我国与北极航线沿线国家的交流合作。随着北极航线的不断发展,未来我国可以进一步增强与北极航线沿线及周边国家在政治、经济、科技等领域的交流合作,不断提升我国在相关领域的技术水平和国际地位。例如,2012年8月16日,“雪龙”号科学考察船抵达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港,并展开了为期4天的首次正式访问。访问期间,“雪龙”号对公众开放,中冰举办北极科学研讨会,对北极科学考察、海洋观测等领域开展了学术交流,加强了中冰在海洋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目前,我国正处于国际海运结构调整、国内海运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我国必须紧紧抓住这个重要战略机遇,积极实施海运强国战略,形成海运强国实力。随着北极海冰的加速融化以及北极航线可利用程度的逐渐提高,北极航线在保障国家经济安全运行、拉动国家经济增长、维护国家安全和海外权益、提升国家海洋软硬实力等方面对我国“海运强国”战略的价值更加凸显。
        我们在“海运强国”战略的推进过程中,要充分重视北极航线的战略价值并制定相应的北极航线开发战略。我们可以通过政治、经济、军事、科学、文化等各种方式积极参与到北极航线的开发利用活动中,充分利用北极航线为我国“海运强国”战略服务,全面提升我国海运实力,将我国打造成为世界公认的海运强国,使得海运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中发挥更加重要的支撑和先导作用。
上一篇:煤炭去产能超4亿吨完成“十三五”目标任务过半下一篇:施索仁:集运业还将进一步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