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市场分析 > 太平船务:半个世纪的执着(Z.2017.8)

太平船务:半个世纪的执着(Z.2017.8)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535 张蔓珏 江南莼 2017-09-12
        近年来,集装箱运输市场兼并整合风潮汹涌澎湃,很多公司都面临被并购、被边缘化或破产的威胁。前不久,业界又传出太平船务(简称PIL)将是集运市场整合潮的下一个目标。那么,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其果真会成为下一个被收购和整合目标吗?
        收购标的?
        7月中旬,Alphaliner报告指出,太平船务将是当前集运市场整合潮的下一个目标。分析师指出,此轮整合涉及的8家班轮公司的运力规模都在30万~70万标箱区间,现在市场上只剩下4家市场份额在1.5%~2.8%的独立运营中型承运商。
        Alphaliner的报告说:“4家中的阳明海运、现代商船和以星航运都有政府背景,因此不太可能成为非本地区买家的收购目标。而这3家班轮公司不断恶化的现金状况也令潜在买家却步。”
        在Alphaliner看来,太平船务是其中唯一没有阻碍的候选者。此外,太平船务在利基市场的地位,特别是在与非洲有关的贸易中的地位,可使太平船务成为热衷于开拓新兴市场的买家的一个具有吸引力的目标。
        此外,Alphaliner还介绍道:“与可获得政府支持的同行不同,最近,太平船务不得不出售资产获得现金,并担保抵押品以向银行贷款偿还债务。”
        太平船务曾因亏损在今年出售好几艘好望角型散货船,7月还质押了其持有的胜狮集装箱制造公司(Singamas)的股份来偿还债务。明年11月份,太平船务还要偿还一批债券。
        有分析师认为,2016年太平船务出现亏损,其债务达到了26亿美元。鉴于太平船务一直以来与中远海运集团密切的关系,Alphaliner认为一旦成功消化对东方海外的收购,中远海运集团很有可能会买下这家新加坡班轮公司。
        随后,太平船务严正驳斥了这一“臆测”。那么,太平船务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
        前11大船公司中唯一的非全球承运人
        根据业界的习惯思维,所谓“全球承运人”,必须至少在三大东西向主干航线中的两条航线上存在。按8月5日Alphaliner的数据,考虑到马士基收购汉堡南美、三家日本公司合并成一家ONE 公司以及中远海运集装箱收购东方海外之后的行业格局,太平船务成为前11大公司中唯一不是全球承运人的船公司。它能够名列第9位(位于太平船务后面的两家全球承运人是以星航运和现代商船),实属不易。
        太平船务最初只是东南亚的一个小众运营商,现在PIL已经扩大到印度、中东、非洲、大洋洲、南美洲和其间的很多地方,同时在美国西海岸/加拿大和地中海/北欧之间的航线上有很小的业务。它除了传统的集装箱服务航线之外,还有从亚洲到南非和西非的多用途船服务航线。
        PIL的营业额在2002年达到了10亿美元,在2007年增加了两倍到30亿美元,到2012年达到了46亿美元,这种成长速度使得很多大型集装箱航运公司艳羡不已。在普遍困难的2008年至2009年,太平船务并没有幸免于难,虽然有些起伏,但是它的复苏势头强劲。
        截至今年8月5日,它的船队有139艘船,运力达37.2万TEU,其中自有船舶120艘,运力29.9万TEU,占比80.3%。根据公司政策,自有运力比重必须超过65%。在过去的两年中,太平船务的成长速度一直在令人兴奋的25%。还有另外13艘集装箱船合计14.7万TEU,其中包括4艘11800TEU船。订单运力占在役运力的比重达38.2%,是11大公司中比重最高的。这些船在2018年底以前交付使用后,太平船务在某些特定航线的成本竞争力优势将会大幅提升。除了传统的贸易区域外,它还将开拓通过新扩宽的巴拿马运河到达美国东海岸的航线。
        太平船务公司认为,它用比较灵活机动的方法去租赁和购买船舶,使得它能够充分利用有利的租船费率以及新造船价格,这是在过去的两到三年里,它在经营领域极为艰难的条件中的一个特别有价值的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09年太平船务与万海有一个为期10年的战略联盟。截至8月5日,万海营运着一支89艘船的船队,运力为23.1万TEU,大约为太平船务的60%,位居世界第12位。经历了行业的困难时期以后,现在一直维持着稳健的财务状况。它与太平船务有许多合作的服务航线。
        集装箱制造商巨头胜狮的控股股东
        在众多的集装箱航运公司中,太平船务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拥有大型集装箱制造商胜狮(Singamas)的大量股权。胜狮在香港上市,并且在中国大陆、香港和泰国拥有很多制造集装箱的工厂和堆场。
        胜狮的第一家工厂成立于1989年,并于1993年在香港上市。旗下11个工厂超过100万TEU的年生产能力,是仅次于中集集团(CIMC)的全球集装箱制造商。但是,随着集装箱航运公司财富的减少,船公司和出租人对于新集装箱需求低迷,使得胜狮近几年经营惨淡。
        作为胜狮的控股股东,太平船务和胜狮的命运紧密相关。过去,集装箱航运公司需要全新的集装箱来充实到他们的航线上,但是现在,他们早已认识到如果选择非常实用、但是比较老旧的,价格会更便宜。比如中远海运宣布收购东方海外之后,旗下从事集装箱租赁的中远海发(Cosco Shipping Development)决定斥资2.004亿美元购买15.4万只二手集装箱,以满足中远海运集装箱公司和其他公司的租箱需求。
        胜狮的所有乐观想法都寄托在美国和欧洲需求量的复苏,因为大部分客户就在那里。胜狮尤其关注美国一大批已经到达更新年限的国内型号集装箱。
        胜狮目前拥有全球20%的市场占有率。尽管它的客户群已经远远超出其服务的主要股东,但它依然补充了其集装箱航运业务。
        事实上,胜狮可能会被视为整个集团中的一个薄弱环节。由于需求疲软衰退,胜狮在近几年的业务比较糟糕。此外,胜狮不会像太平船务一样收获大量现金。因此,胜狮有可能被看作一个表现不佳的资产,也许资产剥离是一个选择,但是现在并不是测试这个特殊市场的最佳时机。
        成功的私营企业
        明年将迎来太平船务的50周年大庆和创始人张允中先生的99岁大寿。
        1919年,张允中出生于福建金门的一个大户人家。为避战乱,全家迁移到新加坡。
        然而,在生活中,成功却姗姗来迟,在以大部分不定期船和双层甲板的船队为主建立太平船务时,张允中已经49岁。当时集装箱还没有今天这样成为熟悉的景象。太平船务企业的发展为其带来了真正的财富。而且,这家企业在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关系中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过去20年中国大陆工业成功的背景下,中国大陆的企业已经越来越重要。这些业务使太平船务在这些中国大陆企业中能够长期存在,也获得了忠诚的追随者,并且对太平船务公司的成功贡献巨大。目前,张允中的儿子张松声是太平船务公司的总经理。太平船务的同行、竞争对手、供货商和客户对它的赞美显然表明这家公司是成功的。
        基于对现金的价值和严格控制经营成本应有的尊重,太平船务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强大的财务基础,使它自己能够扩大船队,并能够在不威胁其整个结构的情况下扩大其地域分布。
        从太平船务公司低调、保守而又进取的方式,到它在全球航运界选择从事的细分市场,使得它已经不再需要来自金融工程中不确定的利益。作为一家私营企业,它享受着不用接受外部股东监督的自由。独特的结构使公司保持了持久性和稳定性,而不是像许多同行一样忽高忽低。
        同样,太平船务公司在航运界选择了它自己的方式,这种方式确保了公司不会受到收购和整合的干扰,从而避免公司进入经常遇到的被收购的波涛汹涌的“水域”。
        第二代传人张松声顺利接棒
        2014年,在太平船务成立45周年的庆典上,张允中正式辞去集团主席一职,彻底退出太平船务高层。儿子张松声接任后说,父亲非常开明,卸任后虽然每天照常到公司上班,但大事已经放手让下一代负责。张松声笑说:“几亿元的生意他叫我决定,几百元的开销他管。”志同道合的父子,轻松融洽的关系,或许就是张允中崇尚的“合”字的最高境界。或许这一理念将一直伴随太平船务,驰骋大海。
        张松声不只是PIL的常务董事,他还是PIL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胜狮货柜公司(Singamas)的董事长。张松声在全球航运界中以“严肃的掌门人”著称。
        张松声的其它身份还包括新加坡海事局的核心人员、新加坡航运协会的会长和新加坡海事基金会的主席,所有这些身份以外,他最顶级的身份是还被提名为新加坡议会的议员。
        太平船务即使在忠于传统航线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找新的市场。
        张松声说,非洲和南美洲这些新经济体发展迅速。太平船务将大力拓展亚洲至非洲和南美的市场。
        PIL与中远海运集运、长荣海运、川崎汽船和商船三井在亚洲和南非贸易航线建立了合作关系。在合作中,将会开辟新的服务航线,旨在减少两条环线的船舶配置数量。PIL已经与中远海运就集装箱航运、集装箱租赁和集装箱制造全面展开合作的事项达成协议。
        太平船务在建的一些环境友好型的高效率船舶也反映出了这点,这些船主要是为了非洲的贸易而设计的。
        除了船舶之外,该集团也在寻求大陆上的投资,包括在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等新兴国家建立保税仓。最近,太平船务在埃及的一个20000平方米的配送中心投入营运。
        除此之外,太平船务还在坦桑尼亚的穆特瓦拉建立了一个离岸的供应基地,在苏丹开展了卡车业务。
        在周边国家,太平船务正在加强与现有合作伙伴的关系,并与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和中国工商银行融资租赁公司签署了关于航运相关的金融产品的合作协议。
        拒绝被兼并
        家族所有权、尊重公司的历史和成就以及建立公司未来的共同愿景,这些都表明和它的过去不会有任何显著的分歧。
        在世界三大主干航线中,太平船务只在亚洲- 美西航线市场经营。三大联盟在这块市场一共配置了30条航线,市场份额高达92%。而现代商船、以星、万海、太平船务、美森和森罗商船6家独立承运商一共配置了8条航线,市场份额为8%。
        太平船务已经确认并进入了提供机会的交易,特别是受到中国大陆客户群的支持,在南美、非洲和中东等北南航线上有强大的优势。这些地区有其他地区所少有的成长潜力,这种成长潜力巩固了太平船务以前的扩张。太平船务擅长于通过联合服务航线或者舱位租赁来规避风险,进入新的市场。这种方式已经为其带来利益。另外,多样化的物流和整合一直支持它的核心集装箱航运业务。陆上发展可能会提供进一步的发展,但是不会对它的财务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显然,太平船务公司拒绝其他船公司的兼并意图,这些船公司一直关注着太平船务的强大,并寻求合并或收购以开展多元化的业务。同样,到目前为止,太平船务公司依然拒绝任何来自金融界寻求有利可图的上市的方式。
        因此,太平船务的未来很可能会追求其简单的和经过验证的自然成长的路径,保持其在港口选择、船舶购置与部署和港口轮换的灵活性,以确保它能继续遵循客户的需求,并在所选择的航线上保持显赫的地位。至少在目前还看不出太平船务会成为下一个被收购对象的迹象。
上一篇:船舶证书管理技巧(Z.2014.3)下一篇:Torm持续扩大船队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