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PSC检查 > 东京备忘录新检查机制的应对策略(Z.2014.4)

东京备忘录新检查机制的应对策略(Z.2014.4)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445 孙玉杰 潘忠兵 2017-09-25
        东京备忘录新检查机制(NIR)于2014年1月1日正式实施,各成员国(地区)按照NIR的要求开展了PSC检查。从第一季度的检查数据来看,我国国际航行船舶无论是每次检查的平均缺陷数还是平均滞留率,都远远低于东京备忘录的平均水平,说明我国国际航行船舶整体状况良好,公司管理水平较高。但部分绩效低的航运公司和高风险船舶在应对NIR时也存在一定困难。
        从数据看新机制
        来自亚太地区港口国监督数据库系统(APCIS)、东京备忘录网站和我国港口国监督数据库信息系统(CCIS)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1日到3月31日,东京备忘录各成员国共开展PSC检查7242艘次,发现缺陷23628项、平均每次检查发现缺陷3.26项,滞留船舶344艘次、滞留率4.75%;2013年1月1日到3月31日,相应数据分别为检查船舶7456艘次、发现缺陷24536项、平均每次检查缺陷3.29项,滞留船舶409艘次、滞留率5.49%。
        从具体数据来看,2014年1~3月,检查船舶数量超过300艘次的国家中,中国、印尼、韩国、菲律宾、越南的检查数量与2013年同比都有所下降,其中中国略有下降,印尼下降最多,降幅达24.7%;而澳大利亚、新加坡和日本的检查数量则有所上升,其中新加坡增幅最大,达97.5%。在滞留率方面整体呈下降趋势,20个成员国(地区)中,除香港、新西兰和俄罗斯略有增加外,其他国家(地区)都有所下降。但整体来说,东京备忘录2014年1~3月份的各项检查数据与2013年同比基本持平。
        从两年同期的缺陷性质对比来看,2014年1~3月,东京备忘录在缺陷类别方面增加了海事劳工方面的缺陷;与往年一样,消防安全、航行安全和救生设备方面的缺陷数量最多;ISM缺陷方面,虽然其分值为非ISM缺陷的5倍,但在数量上及其所占总缺陷比例与2013年同期基本相同。由于NIR实施时间尚短,ISM缺陷的分布尚无规律可循。总体来说,2014年1~3月缺陷性质及分布情况也与2013年同比基本相同。
        从船型对比情况来看,2014年1~3月,受检最多的是散货船,接下来依次是多用途船、集装箱船、散化船、油船等,受检数量及缺陷数量和2013年同比基本相同。
        此外,从受检船舶的船旗、船级社对比来看,2014年1~3月的数据分布也与2013年同比基本相同。
        因此,从以上述数据对比分析可知,NIR生效实施三个月来,未发生缺陷或滞留大幅度增加的现象,各项数据基本持平,说明东京备忘录实现了从原检查机制到NIR的平稳过渡。
        值得注意的是,从受检船舶的船旗来看,悬挂东京备忘录黑名单船旗船舶的受检艘次、缺陷数量、滞留率等与2013年同期也基本持平,检查量并未大幅度增加,可能与NIR实施时间较短有关。
        我国船舶表现状况
        我国国际航行船舶2014年1~3月份受检船舶的数量较2013年同期基本持平,无滞留,但平均每次检查缺陷略有下降。今年受检的234艘船舶中,最新船舶风险属性的分布分别为低风险船舶112艘次,占47.9%;标准风险船舶67艘次,占28.6%;高风险船舶55艘次,占23.5%。东京备忘录1~3月份共开展PSC检查7232艘次,这些船舶风险属性的查询极为繁琐,本文略去。东京备忘录2011年10~11月测算了本区域的1600多艘船舶的风险属性,低风险船舶所占比例尚不到2%,由此可以判定我国国际航行船舶在东京备忘录区域内PSC检查状况整体良好。
        55艘高风险船舶中,从船型方面来说最多的是散货船,占29艘次;其次是一般干货船,占9艘次。高风险散货船和一般干货船的数量占全部高风险船舶的69.1%,说明这两类船型缺陷较多,也是PSC关注的重点。从船龄来说,55艘高风险船舶中,超过12年船龄的船舶占32艘次,不超过12年船龄的船舶占23艘次,较低船龄的船舶占了高风险船舶的41.8%,说明在新检查机制下,即便是新船,如公司绩效低或检查记录不好,也将处于高风险区域。
        在缺陷数量方面,234艘船舶中,检查时存在5个以上缺陷的船舶占24艘次,2013年同期检查时存在5
        个以上缺陷的船舶为21 艘次,这一方面无论是数量还是比例都略有增加。
        在公司绩效方面,234艘船舶所属的99家公司中,高绩效公司47家,中绩效公司33家,低绩效公司19家,说明我国航运公司以高绩效和中绩效公司为主,低绩效公司较少,大部分公司管理状况良好。值得注意的是,笔者在将2014年1~2月与1~3月的数据做比较分析时,发现有2家公司绩效由低变为中,原因是其船舶在3月份的PSC检查中记录良好,增加了公司绩效,这对公司船舶整体风险属性的影响是有利的。
        改进措施建议
        从上述数据对比分析可知,我国国际航行船舶整体状况良好,但也有部分低绩效公司和高风险船舶应对NIR时存在一定的困难;此外,我国航运公司普遍存在部分船舶悬挂五星旗、入级中国船级社,部分船舶悬挂外旗、入级国外船级社的现象,船旗和船级社的选择与船舶风险属性密切相关。针对上述情况,我们提出如下应对NIR的建议。
        一是合理选择船旗。我国国际航行船舶中,部分船舶悬挂外旗。公司在选择新造船船旗或更换营运船船旗时,建议选择位于东京备忘录白名单且通过IMO自愿审核的国家,这样公司的船舶才有可能被评估为低风险船舶,否则所有船舶的风险属性只能是标准风险或高风险。
东京备忘录网站近期公布了通过IMO自愿审核的白名单国家,共26个,我国在其中,另外巴拿马、利比里亚、塞浦路斯等登记船舶数量较多的国家也在其中。
        二是合理选择船级社。与选择船旗类似,公司为船舶选择船级社时,建议选择东京备忘录成员国认可且绩效高的船级社,这样公司的船舶才有可能被评估为低风险船舶,否则所有船舶的风险属性只能是标准风险或高风险。
        三是还要及时查询公司绩效和船队风险属性。东京备忘录网站(http://www.tokyo-mou.org/)提供了查询公司绩效及船舶风险属性的功能(注:该网站面向公众开放,无需注册即可查询相关内容),下图为某公司绩效的截图,显示该公司绩效为高。
        建议公司定期登陆该网站,及时了解本公司的绩效及船舶风险属性,这样对船舶的管理就可做到有的放矢,有助于集中力量加强对高风险船舶的管理,提高这些船舶的质量,避免那些位于检查窗口的高风险船舶去检查较为严格的港口。
        四是应对措施要有的放矢。19家低绩效公司中,只有2家公司的低绩效是因其船队滞留指数过高引起,其他17家公司的低绩效都是因其船队缺陷指数过高所致。因此,这些公司的船舶要努力降低每次检查的缺陷,随着检查次数的逐渐增加,每次检查的缺陷逐渐降低,缺陷指数就会逐渐降低向平均缺陷区域靠拢,公司的绩效也就能从低向中逐渐靠近。
        绩效为中的公司中,有12家公司的缺陷指数从4.5到4.96,距东京备忘录平均缺陷指数的最高值(5.01)非常近,如果超过了5.01,公司绩效就变为低,因此,这12家公司要非常注意维护船舶质量,否则在未来的检查中如果再出现缺陷过多情况,将可能导致公司绩效由中变低。
        绩效为高的公司中,有6家公司船队的缺陷指数从2.59到3,距东京备忘录平均缺陷指数的最低值(3.01)非常近,稍有不慎,公司绩效就可能由高变中,应引起公司的注意。
        五是检查时避免出现5个以上缺陷和ISM缺陷。船舶数量较少的公司,非ISM缺陷和ISM缺陷较多时对船舶风险属性和公司绩效影响较大,尤其是ISM缺陷的分值为非ISM缺陷的5倍,对公司绩效影响更大。一艘船在一次检查中如存在较多的缺陷就可能导致公司绩效降低,进而对公司其他船舶的风险属性造成不利影响。因此,船舶应积极做好日常维护保养、加强船员操作培训和应急演练,不断提高船舶技术状况和船员操作水平;接受PSC检查时积极主动,通过采取合理解释、迅速纠正可纠正的缺陷、适当抗辩等措施,避免检查时出现5个以上缺陷和ISM缺陷。
上一篇:油船市场何时会好转?观点几乎都一致下一篇:2017年8月全球造船业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