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公司故事 > 佐迪亚克海运与奥佛尔家族的代际传承(Z.2017.9)

佐迪亚克海运与奥佛尔家族的代际传承(Z.2017.9)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339 崔彩虹 阿法牛 2018-01-18
        在国际航运界,塞玛玛集团虽然没有像马士基那样的大体量,但其独特的经营模式和管理理念享誉航运界。无论航运市场如何跌宕起伏,该集团总能运筹帷幄,保证这艘航船破浪前行。而该集团的拥有者,当今时代为数不多的古老航运家族之一奥佛尔家族也因此充满了神秘。
        海运帝国塞玛玛集团的凤凰涅槃
        2009年,亿万富翁塞米· 奥佛尔(Sammy Ofer)以89岁的高龄从他一手创建的强大海运帝国塞玛玛集团(Samama Group)退休。作为航运界标志性企业之一,总部设在摩纳哥的塞玛玛集团依旧强大如故。奥佛尔家族是当今时代为数不多的古老航运家族之一。
        作为一家私营的家族企业,塞玛玛集团无须公布财务业绩,但是业界人士普遍相信,该集团对航运业的各个细分市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注。
        塞玛玛集团在伦敦航运圈子里有着极其广泛的人脉,并且经营着一支最大的英国旗船队。通过其设在新加坡的分支和在中国大陆的代表处,该集团在亚洲市场上也处于十分有利的地位。
        2009年,塞米给设在格林威治的英国国家海事博物馆捐赠2000万英镑建一幢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新楼,并捐赠330万英镑用于修复Cutty Sark藏馆。
        塞米在收藏界享有盛名。虽然他的藏品从未公开展示过,但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些藏品是博物馆级别的。作为一代航运富豪,塞米被公认为是极具个性的企业家。他不是一名守旧的商人,而是不断地学习新事物,努力跟随时代潮流改变传统的讨价还价方式。因此,他在行业里享有非常高的声誉。
        2011年,随着创始人塞米·奥佛尔去世,第二代的艾亚尔·奥佛尔(Eyal Ofer)和艾登·奥佛尔(Idan Ofer)直接接管了这个创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家族企业的重要岗位。
        塞米·奥佛尔是在以色列处理一场涉及家族的政治危机时去世的。美国指控该集团旗下的太平洋油轮在一笔废船买卖的交易中违反了联合国制裁伊朗的规定。塞米必须向国际社会自证清白,证明其设在以色列的油轮公司与涉案的以星航运公司没有业务上的联系。
奥佛尔航运帝国的家族传承
        2011年,该集团有5艘13000TEU的新船出厂。这5艘挂英国旗的船租给了马士基。另外有一批16000TEU的新船租给了地中海航运公司。
        裂变
        经过深思熟虑的析产,艾亚尔和艾登兄弟俩公平地分享了父亲的生意和船队,同时创建了充满创新精神的两个新公司。然而,两家公司的紧密联系,使弟兄俩继续同时分享在劳氏报业集团年度100强的席位。就航运资产方面,大体上说来,长子艾亚尔·奥佛尔立足摩纳哥,掌控伦敦的佐迪亚克海运公司和新加坡的太平洋油轮;次子艾登·奥佛尔则接管了乃父在以色列的资产,掌控以星轮船公司和XT航运。
        艾亚尔·奥佛尔和艾登·奥佛尔兄弟被公认为航运圈子里最有权力的一对兄弟。他们涉足航运业的产业虽然仅局限于集装箱航运、租船和油轮三个狭小的领域,但在这三个领域里做得风生水起。2012年分家时,这两家公司一共拥有214艘船,包括集装箱船、油轮、商品汽车专用船和干散货船。
        2012年,塞米·奥佛尔的长子艾亚尔·奥佛尔接任佐迪亚克海运公司的董事长兼主席,以及设在新加坡的太平洋油轮的主席。
        同年10月,总部设在以色列的奥佛尔兄弟控股集团【Ofer Holdings Group (Ofer Brothers)】正式更名为XT集团,并从此同摩纳哥的塞米·奥佛尔集团(Sammy Ofer Group Monaco)分道扬镳。XT集团是一家独立的公司,为乌迪·安吉尔和艾登·奥佛尔共同所有。乌迪·安吉尔任主席,他的儿子乌利·安吉尔任总经理。旗下的子公司XT航运(XT Shipping)约有40艘船,包括集装箱船和干散货船。XT航运在以星航运公司拥有至多0.5%的股份。
        艾登· 奥佛尔在以色列公司(Israel Corp)拥有股份,并在集装箱航运公司以星拥有99.5%股份。
        艾亚尔·奥佛尔和艾登·奥佛尔兄弟已经有了各自的航运产业。那么第三代呢?
        早在2011年,艾亚尔· 奥佛尔的大儿子戴尼尔· 奥佛尔(Daniel Ofer,老塞米的“长房长孙”)就被任命为佐迪亚克海运集团的总经理,直接在莱米·津赫船长的手下工作。后者是塞米·奥佛尔十几年来最亲密的助手,在航运圈子里被公认为最敏锐大脑之一。小儿子大卫·奥佛尔(David Ofer)掌管总部设在新加坡的太平洋油轮公司。
        艾亚尔·奥佛尔:佐迪亚克风生水起
        艾亚尔继承了乃父的风范,以其正直守信而备受尊敬。在整个家族的支持下,他从来不做短期的投机生意,相反,他总能够以外科医生般精准的眼光判断市场的走势。
        总部位于伦敦的国际船舶管理公司佐迪亚克海运(Zodiac Maritime)公司包含一个相当大的集装箱船队的多元化投资组合,在行业中被认为是最精明的市场主体之一,并且有足够的资金使其流动,这很少有人能比肩。
        艾亚尔父子通过长期传统且可持续的运输业务模式,在航运市场打下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在经历了韩进破产的打击之后,佐迪亚克海运迅速矫正了与现代商船的合作关系,降低了风险。在别人只看到低迷运价和危难的情况下,奥佛尔一家会清醒地发现一个长期的机会。
        佐迪亚克的船队有130多艘船,此外还有一批在建船,因此可以预期船队规模很快会扩大。奥佛尔集团的祖训是“Quiet but active”(静水流深)。
        佐迪亚克海运公司总部设在伦敦,在上海、东京、孟买都设立了办事处。公司专注于超大型矿砂船、海岬型船、巴拿马型船、散货船、集装箱船、原油油轮、化学品船、成品油船、液化天然气船以及汽车运输船的管理。决断而保守的策略促进了成功和可持续的业务。
        截至2016年底,佐迪亚克海运公司控制的船队不但囊括了各种不同规模的集装箱船48艘(其中包括当今世界最大型船),而且包括29艘干散货船(好望角型、灵便型和巴拿马型)、14艘原油油轮、11艘成品油轮、12艘化工产品油轮、4艘液化石油气油轮(LPG)和12艘商品汽车专用船。
        除了佐迪亚克海运公司以外,艾亚尔·奥佛尔还是纽约证交所上市的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Royal Caribbean Cruise Lines)的第二大股东,并担任了将近20年的董事会成员。他还拥有一家海上钻井平台公司——OMNI Offshore Terminals。此外,他在房地产和其他非航运产业拥有许多资产。
        随着航运危机无情地蔓延到更多的企业,未来公众会公开审视和判断目前状况,但该行业已经逐渐习惯了看待这些位于顶端的团体和个人。
        艾亚尔· 奥佛尔毫无疑问仍是航运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并且圈子里的人都习惯于讨论他做了什么或者他将要做什么。但是,不要指望看到艾亚尔·奥佛尔或他越来越有影响力的儿子,丹尼尔和戴维,任何时候在公开场合讨论市场。
        对于当今航运市场,没有任何人声称这是一个好的年景。然而,一些人摆脱厄运的方式是倾诉。实际上,私有化的一个主要好处就是不会迎合股东的短期需求。
        佐迪亚克海运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专注于风险管理,通过与值得信赖的大体量的合作伙伴签订长期合同,获得现金流和边际利润。
        佐迪亚克海运公司是公认的市场风险防御型企业,但是海运市场并非一朝一夕,即使是最好的老牌企业也感觉到,一些高质量的客户正逐渐走下坡路。
        今年年初,在挽救韩国现代商船的努力中,佐迪亚克海运陷入两难之境,因为它有10艘船承租给了现代商船,已经商定债券转股权,但是由于佐迪亚克海运是它主要的运力提供商,最后通过不懈努力,现代商船才同意修订租船条款。
        艾登·奥佛尔:从不认输的创新精神
        虽然第二代已分家的两家公司都在非航运产业投资了许多资产,但是艾登·奥佛尔的产业结构更加庞杂。艾登的投资领域包括发电厂、汽车制造乃至更多的公共产业领域。
        这家设在以色列的集团在以色列公司(Israel Corp)拥有很大的股份。以色列公司不但是以星航运公司(Zim)名义上的母公司,而且旗下还有一个发电厂和一个设在中国的汽车制造厂Qoros。艾登还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的深海钻探公司——太平洋钻探公司(Pacific Drilling)的控股股东。
        来自彭博社的数据表明,2016年,艾登·奥佛尔的财富从上年度的35亿美元大幅缩水为30亿美元。与此同时,彭博社公布的他兄长艾亚尔·奥佛尔的财富已达81亿美元。艾登财富缩水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石油价格下跌,太平洋钻探公司的股票价格下跌了80%。
        尽管很多人认为艾登在海运相关领域的投资份额远远不如他的兄长艾亚尔,但是事实上他在海运方面的投资依然占最大比重,而且他在海运方面拥有卓越经验的团队依然屡有斩获。
        2016年,区别于其他大部分海运富豪的是艾登在技术方面的投资。艾登投资于一家从事新型数量对冲基金公司,专门研究全球航运数据挖掘,对国际商品贸易流进行跟踪和交易。
        虽然无法得知他们如何挖掘数据的细节,但是这家公司正在建立系统来抓取船舶移动信息的细节,意图最终创建世界贸易的实时地图,然后利用它来实施贸易保安。如果这项投资获得报偿,那么人们盼望已久的数字化瓶颈就会突破,艾登在航运界的声誉就会迅速飙升。
        同佐迪亚克的老板艾亚尔一样,艾登在航运界的影响主要的不是由于买卖交易或者船队扩张,而是作为一个精明的商界领袖和高品质的营运商的巨大影响。艾登的成功之处不仅在于准确地抓住市场机会而建立起自己的财富宝藏和职业声誉,而且在于从一个一无所有的领域白手起家建立起自己的商业版图。
上一篇:三菱重工豪华客轮建造巨亏真相(Z.2014.5)下一篇:罗尔斯-罗伊斯联手谷歌云,助力无人驾驶船舶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