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汇率风险如何防范和化解(Z.2017.10)

汇率风险如何防范和化解(Z.2017.10)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371 刘萧 2017-11-13
        |► 目前国内大部分造船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仅仅是针对存在的交易风险进行测算,而没有从战略层面对未来风险进行预测并采取有效防御手段也是一大通病。
        2017年年底将至。尽管一些迹象表现出造船业正在走出低谷,但今年国内造船企业的盈利形势依然扑朔迷离。蹒跚复苏的背后,原因之一或与今年船板价格上涨有关,据统计,截止今年8月船板价格已累计上涨6%左右;此外,今年以来人民币的连续涨幅也或从另一方面影响了以出口船为主的国内造船业的合同收入。当然,由此也延伸出了中国造船业应如何应对汇率风险的问题。
        汇率不仅左右利润
        回顾2016年的日本造船业,如果没有年底的汇率优势,恐怕很难在利润上翻盘。综合来看,多方因素导致的汇率起伏或是导致去年日本造船业利润经历“过山车”的主要原因之一。去年年中,受英国“脱欧”影响,日元汇率直线飙升至1:100(美元兑日元汇率),这一变化将大多数以1:110汇率为盈利边际的日本造船业拉入险境。直到年末,受益于美国大选、美联储加息影响日元大幅贬值至1:116,这才使得日本造船业上演了绝处逢生。
        反观国内造船业,近些年汇率变化也时刻在影响着造船企业利润。通过一组数据便可以说明该问题的严重性。几年前国内某研究机构曾针对当时船舶行业生产水平及规模进行过估算。结果显示,在人民币兑美元升值10%的情况下,实际船舶的结算价将降低6%~7%。鉴于现下造船行业本身利润空间本就不大的现状,若不能有效规避汇率风险,利润将大为缩水甚至消失。
        一位业内人士曾在采访中向记者谈到,如果再不重视因人民币升值而产生的风险,那么对于造船企业而言不仅现有的手持订单会变成“烫手山芋”,与此同时不少国内造船企业也会因为缺乏价格优势进而更难承接订单。并非危言耸听,因为这一观点背后是人民币升值对于国内造船业的两面性影响。一方面,最为直观的是人民币升值将给一些从事出口船制造的企业带来汇兑损失。众所周知,船舶订单多为以美元计价的远期合同,货款回收期至少需要一至两年。因此,造船业对汇率变动非常敏感。“与接单时相比,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较签订合同时升值1%,那么船厂结算时就会损失销售收入的1%。鉴于2017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累计攀升3.7%,相信一些国内造船企业已经感受了人民币升值所带来的‘压迫感’。”
        另一方面,人民币升值短期来看有利于降低造船企业海外采购成本,但长期却对上游船舶配套业不利。与日韩造船业不同,中国船用配套设备和材料国产化率相对较低,尤其是出口船舶,50%左右的配套产品从国外进口,进口配套设备成本占整船造价比例为20%~30%。当前,中国船舶工业正处于发展的快速成长期,人民币升值不免要削弱船舶产品的价格竞争优势,大量船配订单可能会流向韩国、日本等竞争对手,进而影响我国船舶工业的整体国际竞争力。
        汇率风险背后
        据金融业内人士介绍,汇率风险的形成原因,通常可以分为两类: 一是外汇系统风险,二是外汇运作风险。其中,外汇系统风险主要是受一国的经济特征和金融市场环境的影响,无法通过制定相应经营对策或运用投资组合来彻底消除。外汇运作风险是企业在日常运作过程中由于汇率波动导致内部产生的汇率风险,是企业最主要的汇率风险,可以通过使用相关的避险措施来进行防范和管理。那么国内造船业是否已经普遍意识并能够妥善解决因汇率变化而衍生出的外汇运作风险呢?记者进行采访时发现,结果并非如想象中完美。
        这种遗憾一方面来自于国内船舶制造行业的汇率风险管理研究相对国外滞后。采访中一位从事金融行业的被采访者告诉记者,世界主要造船国家如日本与韩国,不仅重视管理策略、对应措施、金融衍生工具的应用,更重要的是其在发展过程中在统一货币方面已经进行了改进,形成了强大的系统。他进一步指出:“要知道,韩国一些主要船舶制造企业早已统一美元货币,从根本上避免了汇率风险的出现。”反观中国船舶制造行业的汇率风险研究。由于起步较晚且最初是由金融机构、银行等为金融业务领域开展涉及船舶行业的相关风险管理研究。尽管这些研究成果对金融机构的营业风险防控做出了贡献,但对于船舶制造企业这一行业执行主体,却没能形成系统性的风险管理理论和方法。据被采访者回忆:“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才使得整个领域不得不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当时,全球贸易量减少直接对航运业、造船业产生巨大影响。在订单取消使得船企无法实现既定营业收入,众多国外船东纷纷弃船的背景下,汇率变化造成的影响被进一步放大。相信近些年伴随着船市寒冬,汇率风险对企业利润的影响变得越发显著。”
        此外,一位被采访者借鉴日本造船业经验向记者谈到一些微观问题:“关注日本船厂不难发现,
        其汇率风险管控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组织架构是以财务部门为主导,逐步向设计、经营、采购、生产等主要环节延伸。这样做的好处,一方面是做到了风险管理的事先筹划,同时也更便于不断创新汇率风险的管理手段。另一方面,鉴于整个船舶建造过程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专门的管理机构及完善的制度约束,可以有效地管控汇率风险。但反观国内造船业,企业的汇率风险防控往往以公司财务部门为主导,其他部门各自为政。由于系统的沟通及评价体系缺乏,加之缺少测算汇率变动情况,无法合理调整生产进度,往往也给企业带来损失。”
        汇率风险管控
        据金融行业相关人员介绍,汇率风险一般包括三个要素:本币、外币和时间,三者缺一不可。套用到造船业,如果国内造船企业和外国船东开展船舶买卖业务,约定全部用人民币结算,由于不涉及货币兑换问题( 包括人民币购买进口船用设备),也就不可能出现外汇风险;再如某造船企业在同一天收入一笔外汇,支出币种相同、金额相等的另一笔外汇,不存在时间间隔,因而也没有外汇风险。
        与此同时专家补充谈到:“一笔应收或应付外币款项的时间结构对外汇风险有着直接影响,它与汇率波动直接相关:收付款时间越长,在此期间汇率波动的可能性越大,外汇风险亦相对越大;时间越短,在此期间汇率波动的可能性越小,外币风险亦相对越小。由此可见,如果造船企业在不出现风险暴露头寸,或者仅有外币资产或者负债而无需进行兑换,则汇率波动就不可能形成汇率风险暴露。但实际上,处在开放的宏观经济体系下的造船企业,不论其是否直接从事船舶建造、国际借贷、直接投资等对外活动,汇率变动都会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因此也不能完全避免汇率风险暴露。”
        此外,目前国内大部分造船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仅仅是针对存在的交易风险进行测算(如在手订单外汇敞口等风险),而没有从战略层面对未来风险进行预测并采取有效防御手段也是一大通病。为了更为明晰这一问题,被采访者向记者展示了两家造船企业某年内各季度的外汇敞口资料。从两家公司的在手订单未收汇和现金外汇敞口资料来看,皆因金额巨大导致暴露的汇率风险程度较大,因此有效控制结算风险势在必行。至于如何解决这一风险,被采访者坦言最为行之有效的措施还是合理使用银行金融工具。
        举个微观的例子,如果某船厂根据生产计划预计两个月后完成交付一艘出口船。鉴于该船舶的交船款金额较大,且通过相关金融机构专家预测得知未来人民币走势保持持续上升。那么船厂就应提前锁定结汇汇率,操作短期的远期结售汇业务,规避汇率变化导致的巨大汇兑损失。假设当时市场远期结售汇汇率USD/CNY=6.4396,船厂约定2个月向银行卖出1800万美元。如果交割日当天的即期结汇汇率为USD/CNY=6.3345,那么该船厂的远期结售汇收益应为:1800万美元×(6.4396-6.3345)=175.68万人民币。由此可以看出,合理运用远期结售汇产品对规避汇率风险起到了很大作用。
        除此以外,专家提示,灵活选择计价货币有助于有效规避汇率风险。汇率风险大小与外币币种的选择息息相关,在经营交易中收汇或付汇的币种不同,由此货币承受的汇率风险也会有所不同。因此在船舶建造和进口设备合同的谈判过程中,理论上说应贯彻两大原则,即“进口付汇时用软货币、出口收汇时用硬货币”、和“收付汇都用同种货币”。相比之下,计价货币应选择汇率占优势的货币来规避汇率风险。但通常情况下,这种计价方式受船舶市场主导地位的影响,若造船企业处于卖方市场情况下,即卖方在谈判过程中往往占优势地位,相对而言更有利于国内造船企业选择此种计价方式。然而当船市不景气,造船企业处于较弱势地位时,很难被国外船东所接受。因此更为可行的方式是在双方交易过程中,使用相应的货币组合,尽可能减少合同中不利货币的占比,或者在进口采购合同和船舶建造合同里约定同种计价货币,以防止不同货币间的汇率风险。
上一篇:徐剑华:港口业面临集运业整合与联盟趋势的挑战(Z.2017.10)下一篇:扬子江船业三季度利润暴增